膏药狐 - 4-完5完结+番外 欲望山庄之新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欲望山庄3:乐园(二)

    第四章:乐园(二)

    李昂的禁欲和他在业内的口碑一样出名。谁都知道这位20多岁的男人是个禁欲主义者,身边从没出现过任何女性或男性,私生活干净的像块南极的冰。

    没有生理欲望的人,总是比其他人能更好的控制精神欲望。所以,在生意场上,李昂从没失手过。因为控制,所以不贪心,不急躁,撒网收线弛张有度,是个高明的猎人。

    可有时候,优点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中也会变成致命的缺点。譬如现在,在这个充满欲望的山庄里,面对着这麽多要强暴他的男人,他慌了。就算他装的再完美,发颤的手还是出卖了他的惧意。

    “宝贝儿,别反抗,好好躺下来让我们Cāo。”带头那位肌肉男说。

    李昂记得他,他是个黑人拳击手,据管家介绍,他曾经在地下拳市连胜二十八场,徒手打死过三十八个人。

    “是啊,美人,只要你乖乖躺下来张开腿给我们干,我们一定会让你很爽的。”有人附和他,是个暗街小流氓。

    “宝贝儿你长的真美,这里所有人里就你最漂亮。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Cāo你了,想把jīng液都射给你。”

    “你的腿真长。不过我的**巴也很大。嘿,别跑啊,你的穴难道不痒吗!”

    随着他们越走越近,污言秽语也越来越大声。

    李昂不打算跟他们逞口舌之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观察着自己身处的环境。

    这是角落,没有退路可逃。不远处的乔治已经被络腮胡推倒在地上强干起来,中年男人的两条白腿搭在络腮胡宽阔的肩上,摇来晃去,像风中摇摆的白竹竿儿。

    李昂攥紧了拳头。既然不能逃,那只有拼命搏一场了。

    最先扑上来的,是那位小流氓。他想搂住李昂并一亲芳泽,可惜还没碰到他的衣服,脸上就挨了一拳,紧接着,胯间的阳物被狠狠踹了一脚,剧痛令他尖叫一声,捂着胯蹲下了身。

    大概是没料到他有点身手,男人们的反应都有点惊愕。

    黑人最先回过神来,他笑得下流极了,甩动着胯间那根畸形尺寸的黑色阳物,刺激着李昂的理智:“宝贝儿,你打人时的样子更迷人了。你想打倒我吗?comeon!你用手打我,我用**巴来干你!快点!我等不及了!”

    “去你吗的黑鬼!狗杂种!”

    不废话是因为不想浪费口舌,可这黑鬼的话实在太难听了,李昂忍不住爆出了他很少说的粗口,愤怒的举拳扑去。

    黑鬼看他扑过来,兴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巨大的yáng具也坚硬如铁,竖得老高。黑鬼长期生活在嗜血的地下拳击市场,每一笔钱都是靠命换来的,活过这一场,也许下一场就会被更高的对手打到脑浆迸裂。

    这种狗一般搏命的人生早让他扭曲,心性残暴,只有血才能令他亢奋。

    就在黑鬼等着用拳头征服那位东方美人时,李昂却将拳头挥向了旁边没有防备的另外两个男人。

    拳头的力量极大,一拳放倒一个,加上过肩摔,两人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七个人,已经消灭了三个,还剩四个。这四个里又有三个身材极壮硕,还有个拳手黑鬼,李昂觉得他的处境相当不妙。

    黑鬼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

    被骗了!

    fuck这贱货!居然敢骗他!

    “小贱货!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招!敢骗我,就该知道下场!”黑鬼立刻朝李昂扑过去。

    其他三人也跟着进攻。

    黑鬼的拳头不是盖得,挥过来时李昂觉得他都能听到风的呼啸声。

    第一拳,他躲开了,可是躲不开第二拳。

    单枪匹马,面对四个健硕的男人,八只拳头,李昂毫无胜算。在黑鬼的第二拳挥过来时,他的腰被一个男人抱住了,两条腿也被其他二人强制性绊倒,然後整个人就重心不支,倒在了地上。

    “砰!”沈闷的声响,是拳头落在身体上的特有的音色。

    李昂捂起小腹,弓起了身子。黑鬼揍下的那一拳,力道大的让他整个身体都麻木了,完全不能动弹。

    又一拳沈重地落在他脸上,瞬间,他嗅到了血的粘稠腥味。

    似乎是担心他会再起来反抗,另外三人立刻撕开了他的西装,用布条捆住了他的双手,然後分别压住他的四肢。

    黑鬼嘿嘿笑着,扬了扬拳头,又往他身上揍了一拳。

    没有人能承受住一个专业拳击手的拳头。

    李昂被这两拳彻底击溃,倒在地上连呻吟都发不出,只能瞪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脸色雪白,冷汗涔涔。

    他这副样子是极具受虐的美态的,男人们更加兴奋起来。

    躺在地下的男人,两腿被男人们强制性分开,大大的张着,做出邀请的姿态。衣衫早已凌乱不堪,遮不住布料下那若隐若现的美妙肉体,细滑肌肤。

    东方美人。

    就算是被制服了,双眼也依旧闪着野兽般凶猛的光。

    真叫人心动不已。

    黑鬼对着他的脸吹了个下流的口哨:“有没有告诉过你,你长了一副很欠Cāo的脸。”

    “去你吗的欠Cāo!你这个狗杂种!”被陌生人碰触的感觉让李昂要发疯,顾不得礼仪破口大骂,“滚开,快放开我!滚!”

    黑鬼笑的更欢了,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转脸对其他三位雄性说:“夥计们,你们想怎麽干这小婊子?”

    “随便怎麽干!我的ròu棒已经受不了了。真想捅死他!”肌肉男1迫不及待的搓着手,在想着从哪个地方下手享用美味。

    “我想干他的嘴。你们瞧,他的小嘴像玫瑰花儿一样,干起来肯定很爽!”肌肉男2号垂涎,盯着李昂粉色的嘴唇,不知羞耻的摸着自己的yáng具手yín起来。

    肌肉男3号则说:“我喜欢他的屁股。哦……他的屁股看起来可真性感。”

    对於已经得手的猎物,四人都不会忍耐太久,尤其在被春药熏染的欲火焚身的情况下。

    他们要开动了,享用这一生最美味的晚餐。

    八只粗糙的大手朝李昂伸了过去。

    李昂瞪大了眼,因为身体被制服住,完全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撕烂。

    白皙到几欲透明的肌肤,透着股病态的美感。肢体曲线纤细优美,随着褪至腰际的衣服,全部绽放在四个雄性眼前。

    李昂并没有放弃抵抗,他以微弱的声音,一再要求对方住手。当四个人强制性地要撕开他的裤子时,李昂突然抬起了头,然後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挣扎着,声嘶力竭地喊:“不!不!滚开!!滚开别碰我!!!滚!”

    挣扎无效。

    辱骂无效。

    在几个拳头之後,裤子最终还是被撕去了。

    李昂的大腿被他们分的更开,露出了股间的私密处。

    当四人看见他的私密处时,有那麽一瞬间的窒息。

    李昂死死咬紧牙关,怒火烧红了双眸。

    他的两腿间,除了尺寸正常的男人生殖器,居然还藏着一副女性生殖器官,小巧的,湿润的花瓣,就像黎明里悄然绽开的蔷薇花。

    ☆、欲望山庄3:乐园(三)

    第五章:乐园(三)

    男人们屏住呼吸,目光似生了钩般,死死地钉在李昂的两腿间。

    这……太令人惊讶了!

    眼前的肉体,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却同时具有两种性特征,并将其完美的融合。简直就像一件最伟大的艺术品。

    男人们难掩心中的惊讶,似乎不能相信自己双眼所看到的,为了确定,他们用手指拨弄着那纤细湿润的花。直到感受到指尖那柔嫩的花瓣被摸的一颤一颤时,才终於确定了,他们捕获的,是一个完美的生物。

    李昂的两条腿大大的分开着,是个无比放荡的姿势。腿间那诱人的女蕊,泛着楚楚可怜的颜色,花瓣不胜羞怯地收缩着,遮挡着男人们视线的侵略。

    私处遭到窥视的屈辱、被抚摸的恶心,以及即将遭到强暴的恐惧感,令他几乎发疯。

    “夥计们。”黑鬼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眼里放出从未有过的光芒,就像吸食了兴奋剂一般,“我想,我们遇到了海尔玛蒂芙萝了。”

    海尔玛蒂芙萝双性人。

    希腊神话中,他是宙斯之子赫尔墨斯与性爱女神阿芙罗黛蒂在海水的泡沫中生下的残缺品。天生拥有雌雄同体。

    男人们上过很多女人,有的甚至也玩过男人,可从来没见过这麽奇妙的肉体。在这荒yín的古堡里,被春药侵染的他们,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必须马上侵犯这个美丽海尔玛蒂芙萝双性人。

    肌肉男1舔了舔唇,目光yín邪地盯着李昂的下体:“我觉得,我们该享用他了。”

    肌肉男2的手指还放在李昂的花瓣上拨弄着,那两片柔嫩的肉唇并不是处子的粉红,而是一种成熟的艳红色,因春药的缘故,已经开始湿润了,穴口羞怯的收缩着,挡不住自花径中流出的透明液体。被花瓣裹着的yīn蒂,在羞耻与愤怒的情绪中轻轻颤抖着,被粗长的手指轻轻一拧,李昂整个人就抖得像筛子:“唔……”

    “瞧,这小婊子都湿了。可真是yín荡啊。”黑鬼赞叹着,也加入了蹂躏神秘花园的行动。两根粗长的手指抵在不停收缩的穴口处,浅浅的刺探着,花径入口早被yín水浸染的湿滑不堪,黑鬼压着小腹处窜升的欲火,说,“湿了成这样,这里也不是粉色。应该不是处女了吧?”

    “你还被其他男人干过吗?”肌肉男3也用手猥亵着李昂的女蕊,将从穴口流出的yín水均匀的涂抹在两片肉唇上,由前往後来回抚弄,非常愉快的看着李昂的反应,“被男人的ròu棒干你的穴爽不爽?比起干你的屁股,哪个爽?有被干到潮吹吗?”

    “有没有被干过,试试不就知道了?”黑鬼说完,将放在穴口的两根手指一下子插进了花径中。

    “啊啊啊!”脆弱的地方被异物插入,李昂蓦地尖叫,扭动着身体想要逃开,可身体里蹿起的火苗又令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他的身体被黑鬼粗壮的膝盖压制着,两只手也被举止头顶。乌黑的秀发凌乱地散在地上,脸颊血气尽失,披满了虚汗。

    “滚开……滚……啊啊……滚!”他只能发出虚弱的叫声。

    手指进入的,完全没有阻碍。

    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那层膜。

    看来,的确如他们所料,这个高贵的东方美人并不是处女。他这美丽的花园早就被男人干过了。

    “婊子!这麽容易就被干穿了,还装什麽纯洁?”黑鬼亢奋的骂道,手指抽插的更加粗暴。

    “滚!你……唔……你……你他吗的杂种……啊……滚开……”李昂断断续续的骂着,紧窄的花径被粗糙的手指侵犯着,摩擦着细嫩敏感的肉壁。黑鬼很粗暴,性经验也很丰富,在地下拳庄时他上过无数女人,知道怎麽做会让女人yín荡的叫出来。手指九浅一深,时而重重地往蕊心处撞击,时而後撤至穴口,浅浅的戳刺着。每当这麽做时,李昂就会发出既痛苦又渴求的甜美呻吟,如白玉雕成的臀瓣,簌簌颤抖着。连身体都有些微微痉挛。

    在抵达欲望山庄之前,他怎麽也无法料到会出现现在这种局面。

    他的女蕊被黑鬼贯穿着,yīn蒂被肌肉男不停搓揉玩弄,连xiōng前的rǔ头也没放过。

    八只大手在他身上攀爬,如!骨之蛆。抚摸着他因春药而硬起来的rǔ头,玩弄着他成熟的性器,探索着他湿润的mī穴。李昂清丽的脸孔在屈辱与恐惧下扭曲,被情欲勃发的雄性们看在眼里,更显楚楚可怜,诱惑人心。

    一根粗黑的散发着腥臭的ròu棒伸了过来,在他脸上拍了拍,就抵在了他嘴唇上:“张开嘴,含着它!快点!”

    李昂紧紧闭着嘴巴,不肯屈服。

    黑鬼见他不肯配合,恼怒的甩了他两个耳光,然後用手捏住他的下颚,强制性逼他张开嘴,将ròu棒插了进去。

    “唔……”

    李昂想吐。

    黑鬼那根巨大的ròu棒插在自己的嘴巴里,堵的他几欲窒息,ròu棒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在他口腔里粗暴的抽插,因为尺寸太夸张,每一次都快插到喉咙深处,顶得生疼。刺激的眼泪都快掉出来。

    “唔……唔……”下颔被黑鬼捏着,无法闭合,也就没办法咬断嘴里的yáng具。李昂浑身抖得厉害,身体被四个男人同时玩弄,那种肮脏的感觉让他简直要发疯了。

    一个男人趴跪在他的两腿间,将他修长的双腿抬高,两只大手使劲儿揉着他小巧挺翘的臀部。长期锻炼的男人,臀部非常结实,有一种只属於男性的性感。捏在手里的触感也非常美妙,柔软而有弹性。

    男人掰开他两瓣雪白的臀部,露出了臀缝间的mī穴。那地方的颜色非常粉嫩,散发着处子的香味。男人受不了这美景的诱惑,情不自禁的倾下身,将头埋进了他的两腿间,然後伸出舌头,舔上了mī穴。

    “呜……”李昂的腰猛地颤抖起来,从後穴处传来的异样触感令他疯狂的挣扎。他知道有人在舔他的穴,用舌头。

    湿漉漉的舌头细细的舔着,连穴口上的每一个褶皱都舔到了。不一会儿,後穴就变得潮湿柔软,敏感的一张一合,泛着湿漉漉的水光,似在引诱人进入它,用jīng液喂饱它。

    男人湿滑的舌头将他的花穴舔湿之後,舌尖开始色情的往穴口探入。

    xiāo穴很紧,一开始几乎没办法进入。但男人却想看到更美的景色,便压着勃发的情欲继续舔着,直到它够柔软了,才又重新将舌头探入小小的花穴口。

    “呜……唔……”李昂摇着头,因为嘴被黑鬼的ròu棒塞满,头部也被黑鬼摁着,根本没办法挣脱开。mī穴被男人的舌头进入了,像有条蛇似地在穴壁中游动,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抽插,发出情色不堪的水渍声。

    李昂脸红了,呼吸开始急促。

    尽管心理上很恶心,可也不得不承认,身体是有快感的。

    莱恩伯爵的春药,效果好的让人赞叹。身体被抚摸过的地方,无一不撩起焚身欲火。

    後穴被舔弄着,前面的蜜蕊也没放过。

    又一个肌肉男凑了过来,刚才已经玩够了李昂女蕊中的yīn蒂,现在只想用舌头去舔舔那神秘的美丽花园,好好品尝一下那美妙滋味,以满足自己干渴的喉咙。

    他用两指拨开李昂早已充分湿润的薄红花蕊,目光盯在不断流出yín水的穴口上,贪婪而灼热:“我想舔舔你,小婊子。”

    李昂漂亮的双眼立刻瞪大,惊恐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麽。

    肌肉男亢奋异常,手指钻进了穴径中,并深入他的花心恣意撩拨骚弄,刺激着李昂的性欲。

    “呜呜……呜……”喉咙被黑鬼的ròu棒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

    肌肉男俯下了身,舌尖沿着他早已抬头的性器下滑,最後停在敏感的花瓣上。

    “腿再张开点,让我好好舔舔你。”男人的声音本来就很低沈暧昧,现在被情欲压的,更显暧昧,将李昂的大腿往两边分的更开一点,然後舌头便舔上了脆弱的花瓣上。

    灵巧的舌尖仔仔细细将两片肉唇舔了个遍,连中间的yīn蒂都没放过。花穴受到了刺激,蜜汁不断往外涌出,如此美味的饮品,肌肉男当然一滴也不肯浪费,全部吸进了口中并且吞咽下。

    不断收缩的穴口也没放过。

    舌头舔完了花穴的外部,便开始朝内部进攻。舌尖先是浅浅地刺探着湿滑的穴口,忽然,猛地刺入,直达深深的内部。

    “唔……”李昂感觉胃一直在翻滚,恶心,想吐。

    花径内部被舌头粗暴的舔扫着,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抽插,偶尔还会舔到脆弱的花心,过於强烈的刺激令他浑身痉挛,嘴巴虽然被黑鬼的ròu棒堵住,但仍是抑不住发出呻吟。

    “啊啊……”他摇着头,想要抗拒这种感受。脸上扭曲着痛苦而凄艳的表情。

    身体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

    他的手不知被谁抓去了,摁在一根滚烫的ròu棒上,上下套弄。

    双花同时舌头舔着,吮吸着,yín水一汩汩往外流。口腔里的雄伟性器令他理智昏沈,呼吸困难。

    被春药浸透的身体已经在渴望了……内部空虚到发痛的地步,急需某些粗大的东西将之填满。可理智与尊严却不断提醒他,要逃走……不能屈服……

    男人们察觉到他yín乱的变化,玩弄的动作明显加大。

    “啊啊啊……”yīn蒂又被舔了,那是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只要轻轻一碰就能带来巨大的刺激。李昂抵抗不住这快感,狂乱的扭动着肉体,想浇灭下体被点燃的欲火,却让男人们的舌头和深入内部的手,造成更剧烈的刺激。

    “呼……呼……”黑鬼粗重的喘息着,他的性器被李昂的唇包裹着,已经濒临崩溃边缘。

    其他三个人的性欲也紧绷到了不能再忍受的地步。

    有人抬高了李昂的双腿。

    黑鬼将又大了一圈的ròu棒从他嘴里抽出来,来到他两腿之间──他的拳头最硬,其他三人不敢和他争第一的顺序,只好退而求其次,分别帮着压住身下挣扎的肉体,等着黑鬼发泄完後再去品尝。

    感觉到有根灼热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穴口上,已被玩弄到浑身酥软的李昂忽地瞪大双眼,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不……不……滚……滚开杂种!”

    他的两腿拼命的踢踹着,不配合的动作弄的黑鬼怎麽也无法进入,只好再次尝了几个拳头。

    脸已经被打肿了,嘴角也破损了一小块。小腹处更是吃了好几个重力拳头,身体像崩坏了般,神经全断。

    “婊子,乖乖的别动,不然打死你我可会心疼的。”黑鬼舔了舔唇,举着ròu棒抵在他的蜜洞前,满意的笑了:“现在就请好好感受一下男人的ròu棒吧!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说完,腰杆一挺,就要插进去──

    也就是在那一刻,陷入绝望中的李昂听见了一声沈闷的巨响,紧接着,制服住自己的其他三人也被打倒在地。

    “嘿,宝贝儿,你知不知道,你是属於我的猎物!”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李昂悸然地睁开双眼,出现在视线中的,是晚宴时挑起事端的古怪乞丐──戴维。

    ☆、小宙番外:玛利亚

    那时候,小宙还没有弟弟谨言,孑然一身独活在这冰冷的世间。睡桥洞,与狗抢食,挨揍,吃垃圾。一年四季,身上永远没有一块儿完好的皮肤,大大小小的伤口,像耻辱的图腾。

    有一年冬天,异常寒冷,大雪覆盖了整座伦敦,哪里都找不着食物,贫民区桥洞下,到处都躺着饿死的尸体。城市清道夫每天的工作由打扫卫生变成了打扫尸体。

    一张张破麻袋裹着穷人的尸体,拖走了,尸体的痕迹在雪地上留下肮脏而漫长的痕迹。

    小宙没有害怕,裹了裹身上唯一一件已经破到不能蔽体的单衣,告诉自己不能死。

    绝对不能死。

    他对这世间,仍有留恋,仍有不解。

    他要弄明白,人的诞生,到底只是为了迎接苦难?还是享受苦难?

    强烈的执念,让他冒着被打死的风险,溜到了富人区。

    富人区与贫民区是两极分化,全然不同的世界。

    富人区的路是黄金铺成,酒杯是水晶,灯光永远亮如白昼,金碧辉煌。他们有厚厚的羊毛毯,豪华的别墅,温暖的壁炉,出门是汽车,有专属司机,佣人成群,穿着定制的高级服装,有花不玩的钱,高兴时可以挥霍如土,不高兴时甚至可以放一把火烧掉几百万英镑。

    而贫民窟的人们,却在为着那0.1英镑,而争的头破血流。

    有人生下来就有着数不尽的钱财,地位,有人生下来,还没喝足母rǔ,就要咿呀开始乞食路程。

    基督说,人类都是平等的。

    可是为何,呈现在他面前的世界,却只有血淋淋的规则?

    小宙很饥饿。

    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吃上一口东西了,胃里只有残存的雪水,以及在路边捡来的腐烂变质的汉堡。

    饥饿让人容易失去理智。

    小宙却很冷静。

    他像一头小狼,狡黠而勇猛的溜进富人区,避开巡警的视线,溜进一家高级餐厅的厨房後院,打算从垃圾堆里翻一些富人们只吃了几口就被倒掉的食物。

    他小小的手在垃圾堆里翻找着,因为寒冷,而冻得红肿,有的手指甚至已经冻裂了,化了脓,脓水又结了疤,手心粗糙,已完全瞧不出那是一个只有七岁孩童的手。

    他的手臂也因常年饥饿,而瘦成了一把骨头。

    一层粗糙的皮肤,单薄的贴在细细的骨头上,多看一眼都觉得不忍。

    富人区的垃圾堆,要比贫民窟最好的饭店还要奢侈。

    里面的食物数不胜数。

    只喝了几口的可乐,动都没动过的意大利面,甚至巧克力,甚至奶油蛋糕。

    小宙疯狂的抓着垃圾食物大把大把往嘴里塞,太过饥饿,甚至都来不及咀嚼,就这麽粗暴的咽了下去,被噎到眼泪都快掉出来,也没停止,依旧继续往嘴里充填。

    很快的,垃圾堆的食物已被消灭了一大半。

    可是小宙却仍旧觉得自己的胃,像个无底洞。

    饥饿,饿,饿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饿。

    那种从心底最深处升起来的饥饿感,令他觉得发狂,无论塞多少食物进去,依旧心慌。

    餐厅里传来美妙动人的小提琴声,那里有人在举办舞会。透过玻璃窗,小宙可以看见屋子里的漂亮女士们,穿着漂亮的裙子,像一只只蝴蝶,轻盈的随着绅士们在舞动,旋转。

    窗户上,被人涂了宗教绘画。

    浓墨重彩,基督卷缩在圣母玛利亚的怀中。

    玛丽的嘴角是淡淡微笑。

    小宙往嘴里塞了半块还沾着莫名其妙液体的**排,一边咀嚼,一边看。

    圣母玛利亚,他很喜欢,每次看见总觉得亲近,令他想起母亲。

    母亲是什麽?

    小宙从没有看见过。

    只是印象中觉得,母亲应该就是这样宽容的,慈悲的,看人时的眼神,会有怜悯的色彩。

    他渴望得到母亲的怜悯。

    忽地,有人在背後怒斥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人是餐厅的员工,本是出来倒垃圾的,却不想看见一个贫民区的小乞丐躲在这里偷吃。

    那个员工本也是贫民区的,可因为身在富人区工作,时间久了,自卑心就变成了自负心,在这样纸醉金迷的天堂,他产生了幻觉,他觉得自己也是个上流社会的人,真正的上流社会贵族,他鄙薄一切贫民。

    所以他在看见小宙的那瞬间,就失去了理智,大声叫喊工作人员过来,要将他打死。

    在富人区,富人打死一个贫民,根本不算犯法,更何况小宙只是一个偷食的小偷。

    七八个大人围着小宙,拳打脚踢,很快,小宙就奄奄一息。

    小宙觉得自己要死了,他的呼吸已经重到不能再重,额上的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洁白的大雪变成了血红的世界。

    有一个棍子,朝着他的脑袋砸下来。

    就在这时,有只手伸了过来。

    然後,小宙听见了这辈子他听过的,最最动人的声音。

    那是个男人,非常普通的西方男人,非常年轻,看起来甚至还没有20岁,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挂着慵懒而嘲讽的笑:“都没事儿干是吧?欺负一个小孩子?”

    “他偷吃!”有人指责。

    那男人说:“偷吃?你是指这些垃圾?”

    “垃圾也不能给他吃。他只是个来自东方的下等贫民!”

    “瑞克,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也是从贫民区过来的,还是从小日本鸟国来的!”男人环视其他人,补充了一句,“你们也是。我也是。”

    “所以,你们没有资格来歧视贫民。”

    男人似乎是他们中间的小领头,说话有些分量,大家都不敢顶嘴,只好悻悻而散。

    小宙爬不起来,呼吸一下重过一下,像海中潮汐。

    男人走过来,看了看他的情形,骂了一句“***,这群杂种。”骂完後,也不嫌脏,就一把抱起小宙,往医院跑去。

    小宙缩在他怀里。

    他觉得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烟草与食物的味道,大地的味道,世界的味道,还有,母亲玛利亚的味道。

    玛利亚。

    小宙紧紧攥住他的衣袖,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医生告诉他,送他进来的男人已经走了,医药费男人都已经付过了,还给他留了10英镑。

    小宙拿了那些钱後,又跑到那个饭店附近,花了一英镑去问那个男人的名字。

    那个男人叫安东尼。

    二十多年过去了,小宙已经成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他在东方有着数不清的财产。

    庞大的势力。

    所有人都惧惮他,崇拜他。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玛利亚。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弟弟的请柬。

    在那座欲望的山庄里,他终於再次嗅到了大地的味道,玛利亚。

    他看见了那个盯着一头乱发的中年男人,叼着烟,邋里邋遢的缩在墙角,脸上的表情慵慵懒懒。

    当别人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就像条变色龙,露出胆怯而懦弱的表情。

    安东尼。

    人生一世恍如梦境,在苦痛中挣扎寻找所爱的人,若能如愿,宁可隔世再醒。

    小宙朝他走去。

    作家的话:

    安东尼就是那个很苦逼的大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