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天芽 - 11-120 狂肉老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1

    老和温柔的抱著老大,把他一点一点放入怀里,感受自己的欲望再次刺入美味的菊花里,感受菊花完全把自己包覆住,老和这次没有刚才的狂野,倒是温柔的摸著怀里的人,轻轻的触碰著老大xiōng前的肉珠。

    舌尖舔画著老大被上的敏感地带,惹的老大轻抖一下,老和像是想等带什麽的没有更多动做,他伸向墙壁用手按压装在墙上的清洁容器,从洗澡、洗头到护肤、护发都分隔再容器里,接了一把沐浴rǔ搓揉在两个手掌大的大海棉上,出了一堆泡泡的抹在老大身上。

    老大沉默不语的放任身後的人给自己抹泡末,自报自弃的想自己清白都没了,又没力气反抗,不如当尸体随後面那浑蛋吧!老和敏锐的感觉老大吐出沉重的一口气,心中计划著下一步。

    老大皱眉头的感觉那擦在身上很舒服的大海绵,好像停留在自己xiōng的时间前越来越久,偶而另一只没拿海绵的手会装做扶助自己的轻碰自己的rǔ头,洒在身上的温水带去自己的疲倦,老大身子开始僵硬起来。

    很快那擦拭的自己xiōng前皮肤快脱一层的海绵退开了,一放松就感觉自己小弟弟被紧握住!身後那人靠著自己的背後,那浑蛋的头压著肩膀注视著自己,海绵细细的在小老大身上滑来滑去

    「呵呵,小猫咪、你知道你一紧张就夹著我好爽喔!」那浑蛋再自己耳边说著猥亵的话!老和用沾满泡沫的手开始套弄小老大,老大又开始忍耐的用力,感觉自己怀里的人因用力过度开始发抖,就觉得越来越想疼惜这只野猫,想好好爱抚让这只野猫信任自己老和含住老大的耳朵说:「这样有感觉吗?我觉得他硬了!」

    「胡说!」老大反驳的转头甩开那咬住耳朵的嘴,老和盯著被自己嘴咬红的耳朵,然後换上邪恶的笑容像个恶作剧的孩童,身出舌头慢慢靠近,猛然刺进老大耳朵里头!老大身子一震,老和把海绵丢了一手抱住老大双手,另一手托住老大下巴不让老大躲开,灵活的舌头在耳朵里舔、钻、刺的逗弄著,老大忍不住的发出哼声。

    「你摸摸看,他是硬的,还软的?」老和放开抱著老大的手,带著老大的手摸像小老大,此时小老大正精神大好的跳动著!老大羞愧得想找洞钻,想不到自己身体如、此、yín、荡!竟然对强暴自己的凶手有感觉!老大吐血的心都有了

    在老和的低沉笑声中,老大感觉自己被身後的人抱起来,自己的双脚被人从後面托著大开,後穴里头还埋著跟自己同象徵之物,老和把老大抱到浴室一面都是玻璃的墙壁,在玻璃反射下老大看著镜子里的自己面露恐慌,惨白的脸和红肿的双眼,xiōng口的双珠因玩弄红肿著,後穴被那人的巨根撑大著,在无法接受而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老大大口喘气的发抖!

    一看到自己肿胀高翘的分身,老大心中最後一丝力气被打破了,双眼垂著忘地面,人全身力气放松不再紧绷,老和满意的退出老大後穴,公主抱的姿势把老大抱出浴室,老大湿漉漉的光著身子躺在床上,老和从床柜里的抽屉拿出一个保险套,套上自己那傲人的巨根,轻巧的翻上床面对老大,老大视线像是穿过他望的天花板,老和也不在意的把自家兄弟差入老大後穴里,刚刚十几分钟含弄老和巨根的後穴以适应了那巨大的尺寸,老和轻易无阻碍的插入到底。

    ☆、12

    「你应该没试过靠後面释放吧?!」老和看老大没有任何反应,於是温柔浅短的抽动,直到老大的小老大突然自我弹跳一下,老和的巨根探到老大的G点了!

    「嗯」老大少了以往的压抑放任自己哼吟,迷茫的神色依旧毫无注意力,老和九浅一深的刺激著老大G点,很快感觉温热包容的後穴一阵缩紧,小老大在毫无外力帮助下,身寸米青出来!

    「哈啊───」老大rǔ白色的米青液喷洒了几滴落在老大脸上,瞬间老大像似被人捉回灵魂的回神,颤抖的手摸上脸上被喷到的米青液得地方,抬手是自己很熟悉的颜色,眼泪凶狠得从眼眶落出,老和看著无声哭泣的老大顿时感到心疼,但是有想起朋友说过的话,对野生动物就是要狠心,才能把他们眷养在身边

    「嗯啊嗯、嗯!啊」随著老和再次冲刺後穴,老大边落泪边轻喊,老大失魂落魄的病态激起老和强大无”泄”的欲望,老和心想!好想这样一直惹哭身下人,虽然曾经幻想过这样状态下的野猫,但是没想到真实看到了,更是击破了妄想!简直是超越了老和得期待,依顾虑到野猫是第一次,老和快速得把精华身寸入套套里

    当老和从浴室里拿一条湿热得毛巾准备给野猫擦身体,就看到野猫疲倦得维持自己离开的姿势睡著了,老和擦拭完老大身上得汗水,温柔的帮老大後穴上了药膏,拿出比老大身材大了几寸得睡衣帮老大穿上。

    老和在不惊动老大得轻轻抱起他,带到自己主卧室的床上放下,调好姿势从老大身後抱著老大满足得入睡

    入梦乡的前一刻,老和觉得此生值了!以後就养这只猫了!

    (作者:这算完了吧?

    (朋友:不适说要让朋友也露露面?

    (作者:光想後面还有3个版本就发抖得

    (朋友:嘿嘿嘿

    (作者:老和要打开老大封闭的内心然後中突穿插老和朋友疴

    (朋友:?

    (作者:真要写?

    (朋友:恩恩

    (作者:其实他朋友独立出来也行

    (朋友:好啊好啊

    (作者:那还看老大?

    (朋友:恩娜就对老大有兴趣而已啊

    (作者:好嘛~我想一下

    ☆、13

    第二天太阳来没升上天空,老和就醒了!

    被怀里的猫热醒得,老和一摸了一下还在睡的猫咪,马上清醒的跳下床去翻找退烧药!

    「第一次大多人都会生病,所以当饲主得一定要注意那些畜生的体温!」老和记得朋友是这麽教自己的叮咛,所以手一感觉到老大身体过热,就立马去找医务箱里的退烧药!

    「热」老和倒了杯温水进房间,就看到自家宠物春光外露!老大带著一脸迷茫的表情扯著衣服,原本穿在腿上的裤子已经被丢到床外地板上,床上哪里还有被子的踪影?被子卷在裤子上跟著裤子被老大那修长得腿踢下床

    「来~吞下去。」老和先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柜上,拿枕头让老大靠著背得坐起来,老大神志烧糊涂得推开扶著自己身体的双手,微嘟得嘴吐出两字:「走开!」

    「乖~我们把药吃了!吃了就不热了~」老和汗颜得哄年龄退化严重的老大,老大哼了一声就往旁边翻下床,脚软得一下床就扑地板。被突然奇来得摔倒吓傻了,老大趴在地上疑惑得看著前方自言自语:「我怎麽摔在地上了?」

    把老大又抱回床上正想著怎麽骗老大吃药得老和,捧著手里退烧药呆了,老大一看到老和手里拿这胶囊就发脾气,他从床头爬到床尾还不时回头对老和说:「我没感冒,干嘛吃药!」

    「你都病得不轻了」老和一看爬行在前面的老大露了菊花,一阵色急功心得头晕!他冲上去把老大抓回来,然後把胶囊往还在反抗的老大嘴里塞,最後老和含著水灌老大一嘴又一嘴得水!把老大呛得狂咳不止,有些懊恼怎麽自己朋友没告知自己宠物生病时是非常霸道无道理得

    此时另一个昏暗的房间中,桌上一只手机闪烁著提示灯,突然一人从暗处伸出手得接起手机:「喂?」

    「我要吃冰淇淋!你这个啊─!」电话里传来一阵争吵声,没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接电话的人抽了一下嘴角道:「怎麽了?」

    「唉~我家猫生病了」老和声音听起来闷闷得,电话那头的背景好像听到有人呜呜叫,那人带著戏谑的表情问:「生病还想吃冰?」

    「他现在正在发高烧,边喊热边囔著药吃冰」老和叹气得解释,那人抬头扭了一下酸痛的脖子反问:「我不是有帮你买镇定剂?一针下去包准安静睡觉!」

    「我没找到」老和无奈的脱罪,那人沉默了一下就说:「我好像忘记放你家了,等等我拿过去!」

    老和把毛巾随手丢到一旁,拿棉被把老大包好正起身要去楼下开门时,人已经在靠在房门一脸面无表情的看著,老和心里跳了一下竟然没有注意到有人闯入自家!

    ☆、14

    「你要的东西。」那人就靠在门口不打算进房间,把手里一包黄色的袋子亮给老和看。

    「谢了」老和走过去正要接过手,突然那人开口:「需要我帮他打针吗?」

    「」看老和一脸不愿意的样子,那人笑出声的把东西丢在老和身上,大声边笑边说:「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是那种有占有欲的!哈哈哈─」

    「滚!」老和冲上去手推门作势要关上门,可惜那人用脚卡在门缝间不让老和关门,老和一看彻底无言了,此人竟然没脱鞋子就这样带著脏土走进家门

    「我有没有跟你说,训猫手册我只公开前半段」那人手拨弄著自己到肩的头发,微笑得对老和提出暗示。

    「你别太靠近」老和嘴角抽动的走回房间,把一个注射器和一管玻璃瓶药水从袋子里拿出来,那人依旧站在门外不知道想做什麽?

    「你可以进来房间,旁边有椅子自己过去坐!」老和很无奈的转头对那人说话,只要那人不进来好好待在自已视线里就会一直搞的老和心理不舒服,老和不习惯把背对著别人即使那人是朋友。

    「喔」那人看了一下老和指的椅子,然後转头看老和要准备给人打针,他趁此时最不能分心的时刻马上大步踏入房内,笔直得往床铺方向快速移动。

    「呜」不知道是不是直觉有陌生人的关系,老大停止了不久前胡闹样子,反而安静的躺在床上皱眉头,老和快手快脚的帮老大打好针,抬头看一眼自己的朋友。

    「你看我干嘛?!」那人马上後退一步,老和只是摇头得起身问他:「你怎麽进来的?」

    「你说呢?」对於这间被自己改造的房子,他就像当自己家一样的不带钥匙也能踏进来,老和叹气的转移问题:「你想喝什麽?」

    「我要吃香草冰淇淋~」一看老和皱眉头他马上补一句:「我上次有帮你买冰在冰箱里了,你别这样看著我」

    「」一看老和无奈的踏出房间,他又改口:「我要热红茶在里面加香草冰淇淋!」

    「知道了~」听老和走下楼的脚步,那人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走到床旁边,直接先开盖在老大身上得被子,一入眼就是撩乱妖媚的啃咬痕迹,他轻手轻脚的把老大的腿搬开,确定後面的菊花伤势後,又把被子盖回老大身上,然後走去靠墙的椅子那一副乖巧样的坐著,马上就听到老和走上楼的声音。

    「你挺不错的嘛~对第一次的人下手还能让伤口裂得那麽小~」那人对著才进门的老和说,老和一听就『刷!』的脸红,无奈的把茶递给他问:「你看那伤要几天才能好?」

    「快的话,两天就好了!」那人喝了口茶,然後用手指头玩弄漂浮在茶杯中的冰淇淋,老和看躺床上的老大已经睡熟了,就把湿毛巾捡起来到浴室冲一盆水,准备给老大擦身体。

    ☆、15

    「你不忙吗?」端著水盆的老和出来就看那人还做在位子上,老和开口赶人走。

    「忙啊!」看那人回答完後伸出小丁舌,慢慢舔了口冰淇淋,表情非常yín荡!对面欲望没完整抒发的老和马上转头不再看他,只是站在床旁边不动

    最後老和认输得把盆子放下来,寝在床上准备把老大抱去隔壁房,没想到那人却开口说:「我想看看你家猫的身体,顺便给他个健康检查,如何?」

    老和当然知道此检查绝对不是一般的检查,马上回绝:「不用!」

    「好吧!」那人也不在意的继续舔冰,老和气得实在不轻只好出去打电话,没想到打完电话回头屋里的人就不见了!这人紧觉性太高了,遇到危险大概比九命猫还长寿长寿,确定房间里没人老和开始帮老大擦身体。

    擦完老大身体後,老和手摸上老大的额头确认老大的体温,明显现在老大已经退烧了!老和放心得把灯关掉,抱著床上的家猫继续睡。没多久一个人影从旁边冒出来,那影子走到床旁掀起棉被的一角,然後快速的钻进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後,老和听到楼下有人按门铃,於是一脸疲倦的摸黑下床走出去

    黑暗中的棉被出现一个突点慢慢往中央移动,老大突然抖了一下,就听到棉被理有人在说话:「敏感度不错嘛!」

    老大感觉非常不舒服,好像有人一直故意打扰自己睡觉,可是沉重的身体无法矲脱那烦人的感觉!

    此时楼下正吵得不可开交,老和头痛的说:「你老师他已经走了!」

    门外头跟老和吵闹得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少年,他个子不高正好在老和xiōng口的高度,少年生气的对老和指控:「骗人!我刚刚从总部那得到消息他在这!」

    「唉~是我回报总部的」老和无奈的解释,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泄漏了朋友的情报,还招来了不该出现的人!

    「这、这样那我要进去看看!」少年犹豫的看著老和,老和明白眼前的少年不容易打方,於是让开身子给少年进去自已家。少年在楼下随意逛一圈後,他觉得气氛有点闷,於是得跟老和搭话:「你这装潢的还不错」

    「是李辉的手艺」老和很直觉的回答後发现自己不该这麽说,就看到少年双眼大放光彩的盯著老和问:「你说这里是老师盖的?」

    「不只是请他改建。」老和无言解释,少年从背上的大背包内拿出一台机器出来,对著屋子四处晃,老和快晕倒的问:「你在干嘛?」

    「你知道老师在你这有设好几个秘道吗?从这里可以通到外面、而这个可以滑到楼下」少年比著两处没有任何门的墙壁解释,老和突然觉得自己请朋友来改建是不是个错误?突然少年从裤子口袋拿出一个小型雷达,脸色很不好的对老和问:「你知道老师还在你家吗?」

    ☆、16

    「不知道」老和觉得李辉是个来去无踪的人,所以根本不想去确认他是不是真的离开了,不过一看少年手中的雷达表示,老辉确实还在自己家!

    「我去找老师!」少年把那台机器往旁边的椅子上随手一丢,就紧抓的雷达往面前的楼梯冲上去,老和一看不好!马上紧追在後头!

    没想到少年跟著雷达的追踪跑到一间房间门停下来,老和随在他後头也停下来看著,对看著自己的少年点头,当少年抬脚踹开门冲入房间里头!

    「没有?」少年傻愣在原地一脸不能相信的样子,老和一看就知道少年为什麽没找到李辉,原因是老辉把穿在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丢在这里,很明显的少年在老辉身上下的追踪器就在衣服堆里

    「小赵」老和抬手正打换算安慰面前的少年,没想到少年下一秒就冲出房间边大喊著:「我不相信!」

    当老和也追出来时,就看到少年站在主卧房外面不动,老和走过去时也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自己的房间传出来:「嗯啊」

    「**!」老和完全失控的踹开门,一入眼就是只穿著内裤的李辉一手抓著老大的脚,让老大腿张大开菊花完全暴露在外,李辉的另一手正插在菊花内轻微转动,昏迷中的老大从嘴里吐出轻微的声音:「嗯」

    「李辉你他妈给我滚开─」老和正要冲上去就看旁边的人比自己还快,少年冲上去一把抱住李辉往床旁边滚,两人就这样翻到床下!

    「靠!」李辉被摔疼的大骂脏话,老和则是跑过去用棉被挡住老大的春光,抬头往旁边一看就看到少年留著泪狠狠的一拳拳砸在李辉脸上!

    「别打了!」老和一看情况不妙马上叫出声,李辉最在意的是自己脸蛋,一看少年不要命的狂攻击李辉的死穴,想来这对师徒是准备拆家了!

    「李辉,你***别让我遇到,我见一次打你一次!」少年起身还补了一脚在李辉身上,李辉被踹的躺在地上不动,少年边擦眼泪边走出去。

    「李辉,你这是何苦呢?」老和已经冷静下来了,就在刚刚拿棉被的时候,他闻到了李辉自己私藏的药,想来刚刚老辉是在帮自己家猫擦药

    「哼─!」李辉像是不疼的马上站起来,明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伸出拇指擦掉嘴角留下来的血,然後坐在床上。

    「我们都知道你不愿意带学生,可是你也不用把事情弄的这麽糟吧?!」老和知道自从李辉接到上头命令後,就开始出现过去没有过的举动,时常偷跑出去玩弄一些小男生不说,还常常在自己的地盘上招蜂引蝶,搞的老和受不了提早申请退休!

    「我忍不住」李辉说的话非常小声,倒事後面他说了什麽老和也没听懂,突然少年又跑回房间,他走到李辉面前不说话,两人就这麽对视,老和无奈的抱著老大去客房避难。

    ☆、17

    无论听到什麽声音老和都不打算踏出客房,他就这麽抱著老大睡到天明,当老和走出客房时吓了一跳,地版上破了大洞,墙壁上一堆弹孔!

    当老和走到主卧房时,就看到李辉压在小赵身上作活塞运动,而小赵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得躺在那里任李辉压,老和看不下去的走进去要阻止,结果走没几步就停下来

    「干!」李辉大骂一声,再次摔下!老和收回踹李辉的左脚,脸色黑得凶狠瞪著李辉大骂:「你***还能不能再变态啊!」

    「能!」李辉笑得从地上蹲起来,把後穴的双头龙性道具拔出来,老和转头看床上死了一样的小赵,他後穴无法闭合的留著血,仔细一看里头还有东?!老和慌了马上对李辉说:「你快把他身体里的东西拿出来!」

    「哼!那东西你能用,我为什麽不能用?」李辉一脸不屑的抬头冷笑,里头那玩意就是老和用来给老大扩张的男根,老和一听就火大的把李辉抓起来准备狂揍,想不到手才举高怎麽就是挥不下去,李辉依旧冷笑的问:「怎麽不打?我现在巴不得你狠狠的打我一!」

    「你快把那东西拿出来!」老和看床上的小赵脸色发白,往腿间看能发现还幼嫩的股间出现不正常的位移,他不敢想像自己朋友李辉有没有把男根调上限?他就算想问也问不出口,实在无法不等李辉的回应就打算自己动手。

    「哼」老和手才摸上小赵的脚,就听到那怪声怪调的声音,老和咬牙的转头对李辉说:「你他妈不想管他就别管,我跟你说清楚!等下我回报总部叫人过来,这小子从此跟你再也没有关系!」

    「喔?你确定?可是如果是他扒著我不放呢?」李辉抽著嘴角反问,老和无言以对,小赵对李辉的态度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可是李辉

    老和叹气得离开房间,他实在没有勇气去取出小赵身上的东西,李辉在老和还没退休前就成功的植入了不可抗拒的原则,嗯,李辉的原则!所以老和只是叫总部派人把躺在自己床上的少爷抬回去,至於剩下的事情不是他能管的。

    当两个穿著一身黑西装出现在老和家时,李辉人已经不知道去哪了,小赵体内虽然还带著李辉的东西,可是老和注意到小赵後面不自然的位移已经消失了,看来李辉还是有一点人性存在

    等人都走光了,马上就听到楼下有动静,把楼下车库门打开的李辉正拖一个推车进来,他脸上的伤已经没了踪影!老和穿著睡衣站在门前看著李辉,李辉带著无害的光芒微笑著,老和被这一笑差点反应了出来,李辉就像变了个人得从推车上搬下木板,对老和到长短的说:「老和啊~你看老辉我昨天把你家打了几个洞,真是抱歉啊!」

    「嗯」老和作了一个算是接受李辉道歉的回应,李辉一副老好人的把木板抬进客厅,对客厅有破损的地方比手画脚的,老和沉不住气的问:「你打算待多久?」

    「我太阳下山就离开啊!」李辉头也没回的说话,在老和放下心的同时又补了一句:「我刚刚把你旁边的地买下来了,晚上我要自己盖房子!」

    ☆、18

    「你不回总部?!」老和讶异的问,李辉蹲在地上努力抬头仰著对老和反问:「你能退休,为什麽我不能退休?」

    「可是老赵他那边需要你啊」老和皱眉头的回答,没想到李辉马上站起来双手抱xiōng对老和道:「你退休时,老赵也说很需要你,但是你二话不说就退了!我当然能退休,而且我都把他儿子玩了,你说老赵留我作什麽?」

    老和一听差点吐血,他差点跳脚骂问:难道你对小赵作的事情,只为了一个退休?!但是老和开不了口,当年知道发生在李辉身上事情的人只5个人,去除当事人两位及老和,剩下的就是老赵跟另一个已经失踪的人!

    「反正我不回去了!等会我去把你家秘道全画出来,当作封口费!不然我把资料公布出去!」李辉说才说完话,就听到二楼发出一声巨响!老和马上想起被自己留在客房里的猫咪,心跳差点停的冲上楼去,完全不管李辉了!

    李辉站在原地看著紧张的老和,又联想起以前两人一起在丛林里冒险的场景,当时的老和是不杀人机器,现在的老和就像普通人一样,李辉有些羡慕的低下头工作。

    老和冲进客房就看到老大跪在地上,老大一听到外面有动静马上抬头,一看就是那个变态!老大冷脸不语瞪著老和,老和不在意的往房间里头走,打开衣柜拿出一套睡衣放在床上,他转头对老大说:「衣服大了点,但是总比光著身子好」

    老和想想应该给家猫一些空间,所以走出去带上门,他耳朵靠在门上偷听老大,过了五分钟後依旧没有听到动静,老和叹气得开门看,老大还在跪在那不动

    「不然我帮你穿」老大一听老和这麽说,马上把床上的衣服抓过去,紧戒的盯著老和,老和站在门口对老大说:「我不走,你赶快穿衣服,然後我们下去吃饭。」

    老大脸色惨白的慢慢站起来,他随意套上睡衣,拿著睡裤看才发现那个变态没有给自己内裤,不过他也不屑一条变态穿过、或是没穿过新买的内裤!边在内心发泄情绪的边套上睡裤,还好大了几寸的睡裤头上有条可以绑的绳子,不然老大可能要光屁股出去

    出了房间老大东张西望得看著,他马上就发现墙上的弹孔!还有地上的一些东西,带著复杂的心情边脑补屋子里可能发生的事情边走路,到了楼梯处还撞入了某个变态的怀里,老和满足的抱著晃神没看路的老大说:「你终於肯跟我亲近了!」

    「你!」老大挣扎的扭动,老和轻松的弯身一捞,轻而易举的把老大公主抱!老大大受打击的沉下脸,转头不去看抱著自己的变态,老和开心的抱著家猫下楼,其实老和是体贴家猫昨夜的第一次,所以才把他抱著下楼去

    老大马上发现客厅有人在钉墙壁,老和把老大放在电视前的一个舒服的沙发上,打开电视顺带遥控器给老大,然後温柔的摸著老大头哄:「你先看电视,我去煮早餐给你吃。」

    ☆、19

    「」老大茫然的看著手中的遥控器,马上丢到一边的椅子上,抬头对老和说:「我要出去!」

    「乖~你还没吃早餐,吃过再出去。」老和一脸柔情的哄老大,老大则是一脸反胃的表情,马上转头看著电视不理老和,老和笑著离开客厅往厨房走去。老大听著老和的脚步声远去,马上身子瘫软在沙发上靠著,腰部正传来一阵阵酸痛感,屁股只有在走路的时候才会出现那讨厌的异样!

    「你问~我爱~你有~几分~」老大无言的听著旁边怪异的音调,走音就算了还唱错歌词!眼前那人突然感觉到背後的视线,於是转头对老大深情的唱:「我爱你有多深~」

    「你好,我叫李辉!」李辉友善得跟老大打招呼,老大沉默的点头,不打算跟变态的朋友有任何交流,可惜他低估眼前的超级变态。

    「我是你隔壁邻居」李辉的说词让老大忍不住挑眉了一下,李辉手对著窗外指:「就是这个方向,看到那有一块麽大的地,晚上我就把房子盖起来,我盖的房子一定比这里还要高级!」

    「你知道这个家是我改建的吗?外面的房子都是一楼的低房,老和有天打电话给我说,你帮我改改房子吧!於是我就」李辉话夹子打开的狂说、另一边是安静无声的老大:「」

    「所以我要盖的比这栋房子还高!」李辉话说完,还伸手擦掉额头激动的汗水,老大冷静的问:「你说,这个房子里有通到能通往外面?」

    「是啊!老和他啊你可能不知道老和是谁?老和就是把你带回家的人!」李辉一脸兴奋的解释,老大忍不住举手打断他:「你跟我说哪里能出去?」

    「你後面那个厕所,你按马桶冲水,冲30下就会出现一个门,你就能出来了!」李辉指著老大身後的门,老大马上起身不顾一身酸痛的冲入厕所!

    李辉一脸奸诈的笑容对著厕所门口笑著,马上出现一阵阵的冲水声,很快老大脸沉的走出来对李辉说:「你骗我!根本没门!」

    「有啊!不然你怎麽出来的?」李辉一脸无辜的反问,两人就站在原地相忘了五分钟,老大咬牙的躲回厕所反锁,打定主意不出厕所!

    李辉狂笑得回过头继续切木头,直到老和作好早餐回来找老大,李辉才跟老和说:「你家猫不高兴喜欢躲厕所,要不要我在厕所装个监视器什麽」、「碰!」老大摔门的走出来瞪著李辉,李辉马上闪身躲在老和背後。

    「小猫咪~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老和伸手去扶老大的腰,老大一感觉腰上的触碰就浑身不自在,马上挥手把老和的手拍开!

    「挺野的」李辉侧身出一颗头看著,老和嘴抽了一下看著自家猫走去饭厅,老和斜眼瞪李辉道:「你对我家猫做了什麽?怎麽我离开不久他变得这麽暴躁?!」

    「你训练无术怪我?还是照著爷的攻略慢慢训练吧?!别以为以德报德什麽的就能通杀!」李辉从裤子後方的口袋抽出一叠纸,直接丢在老和的脸,老和也没有因为李辉的行为而生气,在纸张散开前全收在手里,李辉脚像抹油的滑进饭厅。

    ☆、20

    「好香啊~老和怎麽没看你煮最拿手的菜?」李辉一脸贼笑得对著刚跟进来的老和说话,他抢了老和的座位坐在老大对面,老和无言的走到李辉旁边的位子上坐下,虽然老和很不愿意跟李辉坐一起,但是他非常期待看自家猫吃饭的样子,完全是个初心者饲主!

    老大拿著陶瓷勺子搅著碗里的粥,李辉拿著刀叉切著培根,老和则是嫌麻烦做了汉堡一手抓著吃,老大看了一眼李辉、又看了一眼老和,收回视线低头安静得吃粥。

    「老和,他吃得是什麽?」李辉咬著培根问老和,老和手里的汉堡已经被消灭掉了,他开口解释:「那是粥,听说亚洲人早餐习惯吃粥,粥是米煮出来的」

    「好吃吗?」李辉对著老大问,老大默不吭声的大口吞下粥,似乎很好吃的让李辉也想吃一碗试看看!李辉马上推了把老和说:「我也要一碗!」

    「」老和顺手把空盘收了走去厨房,没一会拿了碗粥走回来放在李辉面前,李辉马上把刀叉丢到盘子里,迫不及待的拿汤匙吞了一口,面有难色的道:「没味道」

    老大一又沉默的瞄了李辉一眼,依旧很美味的样子吃没味道的粥,享用完早餐的老和没有马上离席,而是坐在位子上一脸赞赏的看自家猫用餐,他心理想著:我家猫餐桌礼仪真棒!吃像好好看!

    吃完饭的老大离开餐厅後,趁两人都还没出来的他马上开门跑到外面,看著车库门和大门都有指纹机,郁闷的蹲在院子里发呆。

    「你很想出去吗?」老大抬头看说话的人,是那位废话很多的李辉,老大站起来低头看比自己矮一点的李辉,李辉突然感觉到压力退後一步。

    老大默默得绕过李辉走回房里,老和从厨房走出来对家猫微笑,想不到家猫吃饱有力气就马上翻脸,老大忽视老和的走上二楼,老和站在原地欣赏著自己家猫边散发杀气边上二楼。

    「啊~」李辉一脸挫败的走进来,实在是无法相信自己输给普通人。

    老和不理身边发神经的李辉,他追上楼去好奇自家猫想做什麽?经过几个房门开著的房间,来到昨天跟自家猫休息的客房门前,门是关著的!老和笑咪咪的推开门,突然一只手从门後闪出,老大朝著老和面上挥拳!

    「你会武术?」老和讶异的挡下自家猫的爪子,虽然家猫挥出来的力道对普通人来说不轻,但是在自己眼里却是猫抓痒。

    「」老大没回答老和的问话,又一拳打过去,一脚扫老和下盘,可惜老和却老鍊的把家猫脚夹住!老大怒的再挥拳,老和抓住了家猫的爪,老大暴怒:「放开!」

    「我叫纳莫斯,汉要记住主人的名字。」老和深情望著自家猫,老大咬牙转头当作没听到,老和用高大的身体把家猫挤到门後的墙上,姿势暧昧的对家猫说:「不过我爹低不喜欢我的名字叫汉,太强硬了!所以他叫我纳莫斯,和,听说在你的国家和有不同的念法,其中一种念法叫作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