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天芽 - 211-31完结 狂肉老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1

    「呵呵,我们国家有种说法非常适合你」老大斜眼瞪老和,老和挑眉问:「是什麽?」

    「痴汉!」老大板著脸回答,老和直觉家猫说的这两字一定不是好词!但是看家猫主动跟自己搭话,心理还是很开心。

    「放开我!」老大挣扎的扭动身体想抽出被困住的手脚,老和享受著家猫在自己怀里的碰撞,不时低头轻闻家猫头上的毛发,一股不是自己熟悉的味道,看来要帮家猫多洗几次才会跟自己有一样的味道!

    「呐现在我们都睡饱、吃饱了,是不是该做点什麽?」老和低沉的声音在老大头顶上传下来,老大想起昨晚老和对自己作的事情,更努力的挣扎!

    「别紧张,你现在身体还需要休息,我们做点别的」老和抱著老大往床边倒下,两人一起摔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老和压上老大的同时,老大努力往後扭动退开,老和笑著伸出手抓住老大的双腿往自己方向拉,老大很快又回到老和的身下

    「现在是主人的教育时间,你要跟著我念的重覆一遍!」老和此时照著李辉写的训猫手册对家猫说话,老大不再挣扎的看著压著自己没有别的动作的人,老和一字一字的说:「在家你要光著身体,随时等著主人的宠幸。」

    「Cāo蛋!」老大咬牙的怒骂,完全不能接受老和念的李辉训猫教条,老和无言的想想他也没有让宠物光著身体的癖好,於是老和对家猫说:「嗯,你可以穿著衣服,等著主人帮你脱掉!」

    「」可能是李辉的猫咪教条太刺激,老和说的老大竟然没有反感,他天真的认为只要能让自己穿著衣服,绝对不会有被老和脱光衣服的一天!

    「第二条,你只能吃主人剩下的食物,并且可能的话,要吃下主人赏赐的==」老汉发觉李辉写的猫咪教条非常不人道,基本上自己吃饭不会有剩下的,那麽家猫可能会饿死!而且不可能让家猫吃自己的排泄物,老和觉的样做很恶心!於是修改教条对家猫说:「主人给你准备的饭菜,你要乖乖吃完,不能浪费!」

    「咳!第三条,不能随便勾引主人以外的人。」老和觉得这第三条满不错的,因为他觉得自家猫条件这麽好,如果哪天带出去可能会吸引很多追求者。虽然对老和对自己非常有自信,但是为了建立双方得信赖,该说得还是要说。

    老和,其实不算是GAY,可是以前工作时被李辉洗脑了,所以觉得养个猫不错,不然他算是正常人

    「第四条」当老和念第四条时,他看到家猫嘴抽了一下,突然熊熊的想起他没有等家猫念一次就念下一条,於是又回到第一条:「你可以穿著衣服,等著主人帮你脱掉,来!跟著说一次。」

    「你重覆了」老大不怕死的指出老和的错误,他认为老和脑神经有问题的人,所以故意挑老和毛病!

    ☆、22

    「我知道,不过我说过了一人念一次,所以我们重来一遍。」老和无奈的对家猫解释,老大打从心里更证实自己的想法无误,此人是神经病,所以昨天才把自己绑来这里

    「好吧!你不用跟著念,但是你要记住主人说过的话,第一条」老和看家猫完全没有打算要开口的样子,只好退让的念教条给家猫听,於是当老和要再念一次第一条时,老大受不了的被送给老和:「我有权利穿衣服,但是要你有能力脱下来!我根本不会浪费食物,只要你别煮太多!还有我根本没有兴去勾引谁,尤其是跟我同性别的男人!」

    「That’sCorrect!」老和再次发觉自家猫的强大之处,那就是给自己带来无比惊奇的感受,老和觉得自己越来越喜爱眼前的这只猫!

    「神经病」老大皱眉头的瞪著压在自己身上相当激动的疯子,或许这疯子个性并不坏,但是老大认为自己不需要赔一个疯子发神经,於是抬手推开老和从床上起身站在老和面前说:「我是人,最重点是哥是爷们!跟你一样有是个爷们好吗?!还有我只喜欢女人,你昨晚对我做的事情我能当做你发病,现在你给我正常点!我要回家!」

    「」老和愣住看著马上翻脸得家猫,突然觉得李辉说的没错,野猫非常难训服。於是老和二话不说的放倒老大,他沉著脸的俯视趴在地上得家猫,冷脸的说:「我捡你回家,我就有必须责任对你,即使你不当我是主人,我依就当你是我的爱猫!」

    老和念的台词是李辉那拿到爱猫手册内第二章:用爱感化猫咪的心灵!不过这种话对老大似乎没用,老大也沉著脸瞪著老和。就当老和跟家猫僵持不下时,房门被打开了。李辉看著沉重的两个气场在互相抵抗摩擦,挑眉的装做没看见对老和说:「老和,我手上没有防电板,你能不能去帮我要几片?」

    「你要我去跟谁要啊?」老和看了一眼依旧野性非常得家猫,就走出房间顺手带上门。老大一看人走了就松懈下来,他留著冷汗揉著发疼的肚子这发疯的家伙出手真是手下不留情!

    「你帮我回总部拿,我在罗妮那存了一些防电板,顺便」李辉突然动手抓来抓去又不说话,老和耐著性子问:「你被虫子咬了?」

    「不是!是老赵」李辉双眼无奈的吱吱一句话说不清楚,老和想也知道怎麽一回事,於是对李辉问:「小赵怎麽了吗?」

    「唉!我放进去的东西,小赵不肯让人取出来,你也知道小赵根本不懂那些东西,一直放著对身体不好!」李辉牙咬著大姆指的指甲低头,老和突然觉得李辉很矛盾,於是故意的问:「小赵被你整的都快死了,现在你不是应该要高兴才对?」

    「谁说的?!他再怎麽样也是我学生啊!」李辉冲著老和大骂,老和一脸贼笑的说:「可是你对小赵一点都不好,我还以为你很讨厌他。」

    「不是那样子,是他越来越像那个人,我、不是,反正你顺便帮我去看看他!」李辉一脚踹上老和的屁股,他肚子里花花肠肠的想著别人,现在哪有时间关心什麽小赵!虽然老赵打电话来是真的,但是小赵根本没事,那小子受不了了最後找人求救!哪需要自己这样低声下气的?

    「我知道了,我帮你去看看他就是了!」老和边下楼梯,头不回的边对李辉说:「但是,你别去招惹我的猫!」

    「喔」李辉只是回应却没有答应,他现在很急!急著想去玩猫!

    ☆、23

    李辉拿著一杯开水上楼,经过被自己占领的主卧房,来到老大所在的客房,他敲房门两下对门内老大说:「你昨天有发烧过,这几天多喝点水吧!我拿水上来给你喝,开门好不好?」

    「门没锁。」老大平静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李辉推开门走进去,老大身上套著大了几寸的睡衣,不合身的样子让老大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

    李辉双眼锐利的盯著老大,他友善的微笑慢慢走过去,老大坐在床上看著窗外,双眼透露出茫然的光芒,似乎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还无法接受!李辉下意识吞了口嘴里的口水,脆弱、茫然、无助,无疑的对李辉来说都是刺激欲望的存在!

    他想把眼前迷糊的羔羊吞入腹中,把比自己高、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带著哀求自己的目光落泪,嘴里吐出yín荡的求欢声,如此矛盾的神情是多麽让人欲罢不能!

    「」老大注意到李辉放在自己身上目光的回神,转头对著李辉伸出手准备接杯水,可是李辉却没有把杯水交出来,於是老大疑惑的抬头看向站在旁边的李辉:「?」

    李辉一看老大抬头嘴张开要说话时,马上把喝了口杯水,在老大带著呆滞的目光一愣时,俯身上去嘴对嘴热吻起来!

    手中的杯水推到老大手中,老大本能的双手接过杯子,李辉过了嘴里的一口水到老大嘴里,老大用舌头抵住不肯,想不到李辉用空著的双手箝制住老大,一手扶在老大脑後往自己方向压、另一手抓住老大下颚不让老大有机会咬伤自己!

    李辉靠著自豪灵巧的舌技把老大舌头往下抵住,口中的水顺著舌头间的连接滑入老大喉咙深处,老大扭动身体反抗却挣脱不开,反抗中老大手中杯子里的水泼湿了双方的衣服和裤子,李辉的舌头在老大口腔内粗鲁活动著不容老大有一丝反抗,渐渐的老大扭动停止了,李辉松开缺氧无力的老大,自己带著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

    李辉抱起老大走出房间,在主卧室里头打开了一个密室,李辉低头看还在喘气的老大,老大现在的病气样满足了内心的施虐感。密室是间跟主卧室略为大小的房间,差异是主卧室里给人感觉舒适、温暖感,密室却是给人另一种压抑、冰冷的感觉。

    李辉把老大放在密室中间的大床上,床上扑著深红色的大毛毯,老大躺在毛毯上猛回神!一看四周就恐慌了,墙壁上挂满著奇奇怪怪的东西,两边墙壁还垂挂著好几条铁鍊,就跟以前工作时看到的关犯人拷问的地方雷同!!!

    李辉手指捏著一粒药物到老大面前,老大手脚倒退的往後爬想躲开,李辉一看老大这孬样就乐歪了,他笑问:「你怕了?」

    「」老大咬牙稳住内心的惊慌,李辉一看老大的表情恢复到平常样子,他不自觉叱鼻冷笑:「还想反抗?」

    老大的行为正好激起李辉内心深处的某些产物,李辉向前捉住老大的脚,老大一即时反应就是用另一脚往李辉面上发动攻击!李辉顿时大怒,除了那小鬼,其他想动他脸的人都别想活!

    李辉捏药的手往自个嘴里丢,而後挡下老大扫过来的腿!他嗜血大笑的用力分开老大的双腿,人直接插进老大腿间手马上捉起老大的睡衣,往自己方向用力扯过来!

    作家的话:

    ☆、24

    老大傻愣地张嘴看著一身散发危险气息的李辉靠近,李辉含著药片堵上老大微开的嘴巴,舌头把药片混著口水推入老大嘴里深处,老大被异物划过喉咙地狂咳起来!

    「咳-!咳咳——」老大咳的眼泪都逼出来了!李辉跳下床走出密室,在踏上二楼前,李辉用远端Cāo控关了老和家里面的监视器,现在李辉要做的就是误导自己的朋友老和!李辉把车库门打开不关,又把主卧室弄的很凌乱,包括老大之前呆的客房也是!

    当李辉回到密室时,就看到老大手里握著一把银刀,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呼吸不顺,完全是中了自己药物发作时的样子!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很渴?全身发痒难止,有如万只虫在身上爬?身体很热,热到想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李辉双手环住抱xiōng地询问老大,老大咬牙忍耐著对李辉说:「没有!」

    「喔?」李辉挑眉邪笑,他走到一面墙壁停下来,从墙壁上取下一个东西,是昨天老和给老大扩张後穴的男根!

    「你知道这个吗?把它塞入肛门内,它会在里头慢慢胀大,让屁股感觉非常充实!虽然没有刺激感,但是却让人很满足,尤其是屁股空虚想含著一根粗的老二时呵呵~」李辉一脸诡异表情地对著老大狂笑,就像是算准了老大现在後穴出现强烈的渴望感,很想什麽东西放在身体里!老大眯著眼对李辉说:「不需要!」

    「你知道我最喜欢像你这种野性尚在的人」李辉从墙上取下一条铁鍊,他表情是无法让人窥视的淡然,可是眼神里散发著一种危险的光芒,老大有这麽一刹那间熟悉,但是眼前这人更胜自己印象中的感觉?!

    『纳莫斯,汉?!』老大心里颤了一下,为什麽会在此时想到老和那个变态?李辉眼中的狂热让老大想起了老和,他进入自己身体使自己随著他起伏律动时,老和就是这麽的眼神看著自己?!

    「看著这样的野性慢慢被自己训服,这是多麽美妙的景象」李挥专注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铁鍊,老大敏锐地发现李辉目光有那一刹那间出现茫然的脆弱,但是李辉马上抬起头,带著嗜血地笑容对老大问:「你被我击破时,又会是怎样的样子?」

    『哐啷─!』李辉抓著手中铁鍊突然的甩向老大,一条坚硬无比地铁鍊精准地打上老大持刀的手,手上的痛不是老大所在意的,可是看著自己唯一的防身武器被打掉到一旁,老大面上带著恐慌和警戒对李辉瞪回去!

    「就是这样子,多反抗我一点吧!」李辉因为老大的反应兴奋起来,他又再次挥甩手上的铁鍊,老大一看鍊子往自己身上飞来举起双手挡在面前,李辉在铁鍊即将打上老大时用力反扯,铁鍊被带开了!

    「?」老大心理已经有准备被铁鍊打到身体的痛,却迟迟没来的感觉双脚处一阵冰凉!抬头一看李辉把手上的铁鍊锁在自己脚裸上,两条铁鍊的尾端是分别挂在两边墙上,老大看到李辉用力一扯鍊子,自己不止双脚无法并拢,连身体带著身下毛毯滑向李辉方向!

    「放开我!」老大双手撑起身体对李辉喊叫,可是李辉不理会的翻上老大身上,随手勾了墙上垂挂的铁鍊扣住老大的双手!

    ☆、25

    「哼!」李辉低笑得又扯了手上两条铁鍊,老大四肢被铁鍊拉扯的高举,身体梅了支撑躺在中间大床上毫无反抗之力,老大慌忙的扯动手脚在李辉眼里却是一种美味感官刺激,李辉忍不住伸手摸上老大的脸低声温柔语道:「再努力挣扎吧!这样的你好美」

    「呸!」老大使用了传说中被人拷问时,无法挣脱地犯人一定会使用的口水技,李辉抬手轻轻擦掉脸上的口水,一个反手打在来不及反应的老大脸上,老大被李辉扇了巴掌!

    「你、你想干嘛?!」老大感觉脸上又麻又痛一种被羞辱感上来的同时,对李辉爬下床的举动又感觉恐惧非常!

    李辉从墙上取下一个黑色皮制项圈,项圈的皮上还烙了银色的花纹,他细长的指头解开了项圈上扣环。老大仰头盯著走向自己的李辉,手上拿著一条黑色的皮带。李辉低下身子看著自己,一只手摸上自己的脖子,感觉冰凉的皮带环住了自己,一点一点的脖子上皮带越拉越紧?!

    「呜」李辉听到老大发出不适的声音,松开双手拉紧皮带的力道。老大感觉呼吸不顺,脖子上不自在的紧束,那股原本还在缩紧的力量松了,老大看到李辉退开,他脸上带著满意的表情。

    「这样子好美,感觉就像被训服的动物,被人圈养著、没有自由、没有主见、没有思想,只能听从别人的命令」李辉伸出指头轻轻扰著老大的锁骨,黑色项圈紧贴在老大脖子上,项圈上的银纹反光印在皮肤上使老大看上去更加精美。

    老大沉默不语的看著李辉,现在自己双手双脚被锁住,脖子上套著改死的项圈,他是人!不是被人圈养著豪无自由的宠物!

    「你想发疯可以找别人吗?我不是宠物!」老大无法忍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当作宠物玩弄,如果说第一次是大意,那麽就不可能出现第二次!他绝对不会配合这些人发疯,什麽被训服的宠物?见鬼去吧!

    「真是只自尊心极强的猫咪,我就代替老和教教你什麽叫做主人的乖宠物~」李辉笑咪咪的转身离开,拿了一个银色的口栓回来,摇晃时口栓还发出清脆的铃声!

    「来,张嘴~」李辉眯著双眼把口栓拿再老大面前,口栓两边扣著黑色的皮带,皮带上面跟项圈一样烙著精美的银纹!老大咬牙不肯张嘴,李辉没有多少耐性等候这不听话的宠物,他一手抓著口栓用另一手捏住老大下巴。

    「你这麽不听话,真让人伤脑筋!」李辉手用力捏著老大下巴,老大感觉自己下巴一痛、一酸,不自愿的慢慢张开嘴巴,那不时发出铃声口栓被推入自己口中,李辉马上动手把皮带扣在老大脑後,老大不情愿的摇头,怎麽都无法甩掉嘴中物!舌尖习惯的往前一舔,铃铛发出微弱的声响。

    「唔!」老大怒视著李辉抗议,头上的太阳穴出现一跳一跳的青筋!李辉露出灿烂的笑容,点头的对老大道:「你看,这样子多好?不听话的宠物就是要带嘴套,你乖乖的我又怎麽会给你套上这东西?」

    ☆、26

    「呜唔嗯!」老大生气的抗议,内心大骂李辉是变态,尽说些歪理!李辉伸出食指轻刮老大的肌肤,他用指尖沾了老大嘴巴留下的口水,轻轻的带著口水往下滑,经过下巴来到脖子上的项圈,口水和汗水结合化成一条水印。

    「沾板上的猫,呵呵!」李辉捡起落在地上的银刀,拿著银刀对著老大冷笑。老大瞪大眼盯著面前的凶器,一滴冷汗从额头滑落下来,一看李辉把刀对著老大慢慢往下,老大感觉刀尖抵著自己的喉结!

    『嘣!』刀锋轻易的划断衣服上的钮扣,小巧的白色扣子落在地上发出轻微声响,在老大耳朵听到的却是迈入地狱的倒数!下一颗钮扣弹落到自己的肌肤上,感觉触碰到的皮肤有种说不出的灼热错觉,李辉高高在上的欣赏老大扭曲的面孔,饥渴的他伸出舌头舔著自己的虎牙,凝视老大的邪笑。

    「呜呼!」最後一颗钮扣的离去,衣服毫无抗力的垂下,上身的肌肤渐渐暴露在空气中,李辉双眼光芒一瞬而去无可追寻,他轻叹的说:「还是有点肌肉好」

    「这里再多练一点出来,一定更诱人」李辉拿著银刀用刀尖轻轻滑在老大xiōng口上,老大愤怒的内心反骂:『我有**xiōng!』

    李辉抬起伏在老大身上的身子,抬手拉了一下铁鍊,老大感觉困住双手的铁鍊出现一股不可抗拒的拉力,人就这麽的被铁鍊拉起来。李辉看著挂在空中的老大,满意的道:「不错!就是这种感觉」

    老大身上垂挂著衣领大开的睡衣,脖子上一条项圈,嘴角因为咬口栓溢出唾液,人全身是汗水湿淋淋的,房间内越来越闷热,可是李辉却一滴汗未出的站在他面前。

    「接著进行下一步课程吧!我想老和的个性要训养你,绝对不可能的!不如我帮他好好交导你,让你明白什麽是宠物的本分!?」李辉歪著头口气虽然是疑问,但是他所做的行为根本没有讨教的馀地。老大皱眉头阖起双眼,内心深处不断的诉说著,我不是宠物

    「你知道当宠物要怎麽清洗自己吗?」李辉的手轻轻抚上老大的腰间,指尖在那灼热的肌肤上绕圈,嘴里满是温柔的口气询问著。

    见老大一点反应都不给自己,李辉只是轻笑的慢慢使手指往下移动,并带著老大腰间的裤子往下脱。老大眉间皱纹越皱越深,封闭视觉使自己感觉神经越发的强烈,裤子被拉到大腿根时,终於忍不住睁开眼睛看面前的变态。

    「你不喜欢这样温柔的对待?」李辉高兴老大再次面对自己,被老大双眼冰冷的看著,李辉的笑容沉淀下来,他粗鲁的用力扯下裤子,裤子卷在老大的脚上被困著的铁鍊挡住。

    「原来你有这癖好」没穿内裤的老大顿时羞涩起来,脸上的红润比刚刚更红,李辉裂嘴笑著没想到这宠物竟然喜欢不穿内裤!

    「哼」老大的冷哼抵触了李辉的底线,李辉面部微笑退至无表情,手一扯墙上的铁鍊,老大感觉身体一顿的摔下来!

    ☆、27

    「哼」老大的冷哼抵触了李辉的底线,李辉面部退至无表情,手一扯墙上的铁鍊,老大感觉身体一顿的摔下来!

    「唔─!」撞在柔软的床上一点也不痛,但是老大却被突如其来的改变惊出声。李辉拿著银刀把缠绕在老大脚上睡裤割开,粗鲁的把老大的双腿大开固定住,仔细观察老大身後的菊花补足昨日仓促未见的风景!

    「呜───」李辉手指摸上那带著一点伤口的菊花,指尖用力的推送进去,他抬头看著双眼睁大及惨呼的老大说:「第一,宠物要保持这里乾净!」

    菊花上的伤口因为手指的粗鲁再次崩裂开来,昨晚老和只有用道具扩张老大体内,也许是处女情结使老和铁了心用自己兄弟绽放老大的菊花。李辉知道老和兄弟尺寸超越一般人,虽然老和很温柔的使用这里,但是菊花绽放的刹那间,还是伤了。

    一滴红色的鲜血落在红色毛毯上,李辉手指弯曲起来开始进出菊花,感到身後疼痛的老大握紧双手,忍耐强烈疼痛的身体发抖著,当李辉抽出染红的手指时,老大双眼不再清明。

    「我来教你怎麽清洁,你有灌肠过吗?」迷茫的老大听到李辉的声音,身体忍不住僵硬起来。李辉从旁边的道具中拿出一卷软管跟一袋装满金黄液体的真空袋,他轻巧的把软管上套了一个针头,用针头刺入真空袋下方突出的圆形软胶体,软管里头顺出了真空包里的液体。

    李辉用软管流出的液体冲掉老大菊花上的鲜红,金黄色毫无温度的液体接触到老大的肌肤,老大倒抽一口气开始挣扎想闪开。李辉发出愉快的笑声把软管推入冲乾净的菊花里,老大感觉一股冰冷冲入自己身体,慢慢的体内的冰冷去无踪影,却出现另一种感觉,肿胀!

    「嗯」老大不安的扭动著身体,抬头去看被自己忽视以久的李辉,没想到李辉领著一袋水袋。那水袋里还有一半的水,老大不敢相信现在体内已经出现不能忍耐的肿胀,如果水袋里的水全部进来,老大怀疑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

    「怎麽?不够吗?」李辉发现盯著自己的老大,面部带著微笑的用手去挤压真空袋,老大双眼露出恐惧和求饶的光芒,腹部一阵阵的绞痛使身体紧绷,含著软管的菊花开始吐出一点一点的温热液体,胀起的小腹还在持续的长大!

    「呜呜!」老大开始疯狂摇头,排泄的欲望冲刺的脑神经,身体不自觉得弓起,腹部肿大的像怀胎的妇人,冷汗没停过使老大看起来像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人,双腿颤抖的不时重复的放松又紧绷!

    「这样就不行了?第一次清洗要洗乾净一点!」李辉看老大脸色开始惨白,终於松开施压在真空袋的力量,他叹气的从旁边拿起一次性的注射针筒,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注射器抽了一点玻璃瓶里的红色液体,李辉把注射器的针头抵在老大的大腿上,细小的针头插入老大肉体时,老大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当红色液体全入了老大身体後,李辉拔出注射器观察老大。

    ☆、28

    「嗯呜唔?」挣扎的老大慢慢停止挣扎,脸色从惨白转变成艳红,身体的肌肤像是批了一层红色薄纱般,老大发现刚刚所有不舒服的感觉慢慢消失了,肿胀的腹部在此刻却出现一种满足感。

    「感觉怎麽样?」老大晃神间听到有人在说话,不该有的舒服感使老大心理出现强烈的不安,李辉看著皱眉头的老大正抗拒自己,他不自觉的挑眉道:「别抗拒我」

    「嗯!」李辉拔出菊花内的软管,老大抖了一下身体又安静下来,双眼放空的目视前方。李辉带著温柔的语气对老大说:「放松,把它排出来~」

    「呜」老大的摇头使李辉脸色非常不好,老大直觉不能听眼前人的话,不知道为什麽脑海里出现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叫自己要顺从那面前的人,另一个声音却是激烈的叫喊自己要反抗?!

    「真是不听话!宠物不听话就该罚!」李辉恶意的伸手去压老大突起的腹部,原本消失无踪的胀痛感又回来了!老大发抖的喘气,渐渐眼神中迷茫退去,李辉没想到自己手上的宠物竟然这麽快脱离药效!

    「哼!竟然不想出来,你就憋著吧!」李辉拿了一个肛塞塞住老大的後穴,老大双手握紧的忍耐著身体的叫嚣,想排泄、肚子好痛!

    「这麽倔的猫咪,真不知道老和为什麽会喜欢?」李辉吐出的字字却正重老大心中的痛处,瞬间想起那被自己故意遗忘的人,却被李辉的下个举动把那人抛出脑外!老大感觉自己rǔ头一痛,抬头一看自己xiōng口上挂著ㄧ对小巧的铃铛!

    「哼」老大粗喘间哼出沉重的鼻哼,撇头双眼不屑的斜眼看著李辉,李辉不在意的又拿出一个挂铃铛的夹子,此夹子跟夹老大的肉珠不同,此夹子不是长条型夹子,而是中间有个圆空间的弯型夹子,李辉的手指把夹子压开,然後手轻轻扶住老大身下的小老大。

    『啪!』清脆的夹住声、「嗯呜─!」跟著那声音後是老大发出的惨呼声,小老大被那弯型夹子夹住肉身,上方的银色小铃铛随著小老大的颤抖发出清脆的声响:「呤咿─!」

    老大下身的小老大原本有些兴奋的抬起头了,被这麽一夹又缩小了点,可惜李辉给老大吞下去的药效还在作用中,小老大没一会儿又恢复精神带著铃当作点头Cāo,老大听著铃铛声脸更是深红

    「看来你身体很喜欢这些饰品,要不要我跟你说这些出自谁手?」李辉用指甲刮著小老大的脖子,激起更多的铃铛声,老大内心骂著,不就是你这变态吗?!

    「你不知道吧?这可是你的主人自己亲手做的喔!带著主人的爱,有没有感觉很兴奋啊?」李辉抬头看老大的问,老大死命摇头否认,谁会对这种东西有兴趣!

    「真是不诚实,你身体明明就非常满意喔~」听著李辉戏谑的声调,耳边不时传来身下兴奋跳动的铃铛声,老大恨不得自己晕倒算了!

    ☆、29

    半路上开车的老和突然想可以带家猫去自己以前的老窝,於是一个回转调头往回开,不知道听到要带他去神秘地方,那只猫会出现什麽反应?老和有些忍不住的期待。

    『啪!』、「嗯─!」李辉看著老大痛苦而扭曲的神情,心情大好的停下手中的鞭子,他抬手扶起老大的下巴,更仔细地欣赏老大的表情,字字缓慢有力的对老大道:「没想过被人用鞭子打会这麽舒服,对吧?!没想道你很有当M的资质,哼呵呵呵!」

    老大身上的衣服被鞭子挥打的支离破碎有穿跟没穿一样,当然,早在李辉把钮扣都剥了以後,老大身上就不存在所谓的著装,让破碎的衣物继续挂在老大身上是李辉那恶劣的兴趣,他把鞭子丢到一旁的对老大说:「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你拐回家,嗯!这主意不错!」

    李辉收回扶著老大下颚的手,往後退一步眯著眼睛问老大:「现在给你选择,你要继续在这受苦~还是跟我回去?」

    问题一出瞪大眼的老大马上露出不悦的眼神,这也能称的上是选择吗?!李辉歪著头咬指甲说:「难道这反应是所谓的不爽?跟我回去的话,我会让你体会到比现在还要舒服的事情,而且你会抛下所为人类的尊严,无时无刻的乞求著我的调教~」

    老大一阵恶寒马上摇头,绝对不要跟李辉回去!纳莫斯至少不会,该死的!我在想什麽?不管是纳莫斯还是李辉,我谁都不跟,要跟也只会跟女人!

    「很明显的你比较期待痛苦,是吧!没想道你M到这种程度,有快乐的事情竟然不选,那我只好让你痛」、「嗯───」李辉一手扯著老大xiōng前的铃铛,铃铛另一端的夹子拉扯著老大的肉珠,痛的打颤的老大引起更多的铃铛声。李辉靠进老大xiōng前,用舌头舔弄另一个肉珠,边舔边说:「或著让你更痛苦?」

    李辉松开手中的铃铛,手贴著老大发热的肌肤慢慢往下滑,老大耳边是李辉舌头舔弄铃铛的声音,感觉那让人心底发毛的手摸上小老大,老大惊呼倒抽一口气。

    自己的小老大被别人掌握在手中的不安,那只手轻握著小老大,李辉用指头拨弄扣在小老大身上的夹子,老大被奇异的快感冲刺,身体僵硬的抖动著,臀部上的肌肉不能控制的用力著,腰开始微微前後摆动。

    「唔呜!」老大感觉肚子里的翻腾更激烈,前面小老大被伺候的想身寸米青,但是小老大被身上的夹子勒住了,没办法顺利身寸米青,整个密室都是繁杂清脆的铃铛声,快感与痛苦并存刺激的脑部神经,感觉身体不能再无法承受这恐怖的感觉。

    老大有些绝望的想,什麽时候能停下来?双眼模糊的留下眼泪,不行!不能认输!不能哭出来!快停下来!拜托,快停止吧!

    老大双眼失焦的摇头,脸上满是泪水、汗水和嘴巴流出的口水,握紧的手指有些发白,肚子里传出一阵阵的抗议声,李辉正玩得高兴时,就听到外面一阵巨大的声音,是老和回来了

    ☆、30

    老和站在门大开的车库前,原本开心的脸色沉下来,忍不住猜想自己不在的期间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情况来说,主人回到家看到自家门大开的时候,通常第一直觉应该是:我家宠物跑哪了?

    老和的反应似乎不能归类为一般情况下,他脑海里想著是谁破了他家门?能破开被李辉改造安全防护升级的家门,不是恐怖攻击的报复、就是有人从内部突破!

    老和踏入家门时,安全防护突然启动,造成巨大的声响!在密室里的老大被外面的动静吓到,而李辉鲁小老大的手停下来,他看著脸色惨白的老大邪笑:「你主人回来了。」

    老大瞳孔瞬间缩小又放大,脑里全是李辉刚刚说的话,他回来了?那麽,我是不是能解脱了?老大脆弱又期待的眼神被李辉看在眼里,此时密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老和踏上二楼了!

    「你认为他会找的到这里吗?」李辉一手掐住老大的脖子,另一手残忍的按压著老大肿胀的肚子,老大流著泪狂摇头。李辉继续打击老大道:「老和从以前就不擅长途破伪装,像我们待得这间密室他是绝对找不到的。」

    老大双眼渐渐模糊,因为缺氧脑部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意识断掉前好像密室门被人打开了?是错觉吧?!我好像看到了某人老大昏了过去。

    「我你这」老和手里拿著小赵之前留下来的探测仪器,打密室门就看到自己一脸心虚的朋友和自家可怜的猫!!!马上一脚踹开李辉,把老大从铁鍊中解开放在床上,一看脸色惨白的家猫,老和一肚子气的转头怒视李辉,李辉一脸我错了对老和说:「我只是想帮你教训一下野猫,让他听话点」

    「他、是、我、的!我说的够清楚了吧?!」老和对李辉怒吼,李辉小声的回:「够清楚了,我、我去把门关好!」老和不管往外逃的李辉,一脸心疼的抱起老大去外面的浴室。

    「我回来了,没事了」老和一个个解开老大身上的东西,在解开小老大身上的夹子时,老大身体不自觉得抽动,小老大头顶喷出许多精华。老和用嘴唇轻轻磨著老大的脸,紧皱的眉间、闭起不断转动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双唇

    老大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身体,温柔的声音不断在耳边说著没事了,洒在身上是温暖的水滴,一双强壮有力的手环住自己。老和一只手往下伸到老大的股间,抓住那堵住老大後穴的道具,不快不慢的拔出时,老大发出忍耐的闷声,一堆秽物随著老大肚子内的液体排出体外。虚弱得老大再次陷入昏迷,昏迷前抱著醒来要自杀的决心,竟然在他人手里

    老和愧疚的抱紧老大,自己竟然让家猫遭受了不愉快的回忆,把家猫清洗完後,随便拿了一套衣服给家猫套上,抱回两人一起度过的客房里头,老和坐在床边看著昏迷的老大,老大时不时的抽动身体,眉间的皱纹没有再松开过。

    ☆、31.END

    老大不知道自己在何处?眼前的画面错乱的没有个顺序,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带了一个男人到一间屋子里,画面又跳到一个无人的房间中,视野是没有见过的窗户和窗外的风景。

    偶而耳边很吵杂,好像有人在呼唤自己,但是过一会儿耳边又安静下来,老大继续看著无声的画面快转,有时是高大男人温柔的微笑,有时是另一个男人对自己邪笑,再来

    老大清醒前,好像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话,温柔的对自己说:「你自由了,要好好活下去。」

    於是老大醒了!面前是一个金发护士在帮自己接尿壶,老大脸红的惊呼:「疴?!」

    护士见怪不怪的帮老大穿裤子,放下尿壶去找医生。老大僵硬的从病床上坐起来,怎麽回想都想不起来自己为什麽在医院?

    「身体还有点虚弱,药带回去按时吃,过几天就好了。」老医生脸上带著老花眼镜在病例上做纪录,然後转头跟护士说:「去联系他的家人。」

    「医生,我为什麽在医院里?」老大疑惑的发问,自己身体一向很健康,怎麽突然被送到医院里?难道自己身体有隐疾?

    「你昏倒後,被人发现送来医院的。」老医生平淡回答老大的问题,内心回想起那自己朋友的儿子,一脸疲倦的拜托自己,不曾求人的小子竟然为了眼前人拜托自己,真是难得。

    老大看著老医生走出病房,还是没问出来为什麽自己在医院里,只知道是自己昏倒了,被人发现送医院。自己昏倒前再做什麽?老大完全想不起来。

    「你终於醒了!」一人风风火火的冲进病房内,老大抬头一看冲进来的人,露出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哥!」

    「你的车我拿去送修了,现在身体感觉怎麽样?怎麽这麽不会照顾自己,真是个笨蛋!」大哥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笨弟弟身体明明好好的,医生怎麽检查都没有发现问题,就是一直爱睡觉,又想想这几年弟弟的辛苦,这几天补回来也好。

    「身体不痛不痒的,没什麽感觉。」老大无奈的被训话,看著大哥放下杯水的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大哥边收拾边跟笨弟弟说话:「过几天车子修好会有人打电话给你,回家後就别出去玩,乖乖的休息,这麽大的人还要哥哥照顾,说出去你不觉得丢脸我都为你丢人!」

    「哎~」老大无奈的应声,换下病服跟大哥一起走到医院门口,大哥指著草地旁的长椅说:「你先坐著休息,我去开车过来。」

    「好~」老大乖乖的坐好等大哥,突然吹起一阵大风,草地上的青草摇曳著,感觉非常舒服,老大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旁边一只狗再跟人玩丢飞盘,老大不自觉得露出微笑。

    一人躲在老大不远处的大树後面,双眼露出不舍与忍痛的看著老大。老医生从那人後面慢慢靠近,他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安慰道:「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迷恋的望著老大脸上的笑容,直到一辆车开到老大面前,老大起身优雅向前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关上车门再也看不到老大的身影,车子开走那人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

    「小和」老医生还想说什麽,但是那人只是抬手打断老医生,转身看著关心自己的长辈说:「我明白,为了他好,我最好别出现在他面前。」

    那人苦涩的微笑,如果自己的存在会唤醒他的噩梦,不如让他从此过著美梦般的生活,而自己只要他过的好,就好了。E、N、D。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