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2 荡妇汤加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入秋以后,汤加丽和王佩理结婚了。“佩理,你怎麽了?,我们结婚了,你还有什麽不高兴的吗?”送走了客人后,汤加丽躺在王佩里怀里,看见王佩理愁眉不展,不由问道。“没有,我很高兴。今天是我们新婚之喜,妳的舞跳得好,就给我跳一个吧!”“佩理,今天我累了一天,现在腰腿都在酸疼,改天再跳吧?”“不行,我就要妳今天跳,不然我不让妳上床!”“好好,我跳给你看。”汤加丽不得不下了床。“加丽,把衣服脱光了跳。”王佩理说。“你?……我不!”“别这样,现在妳是我老婆,况且妳的身子我什麽地方没看过!快点吧,要不我帮妳脱?”说着王佩理就帮汤加丽解衣扣。“不!我自己脱,那种舞我不跳。”汤加丽严肃的说。“那妳就这样在床前站五分钟。”汤加丽一再坚持,王佩理没办法,搂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说。“干什麽?……”汤加丽不解地问:“不干什麽,我想好好看看妳。”王佩理说着,在汤加丽的脸上亲了一下。汤加丽没再说话,便站在地上。“加丽,妳真是太漂亮了。”王佩理围着汤加丽转着圈看,猛地抱住她,一边亲一边说:王佩理把汤加丽抱上床,汤加丽也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两人在床上滚动着。滚了一会,他便将汤加丽压在下面……。婚后不久王佩理的态度变了,不像以前那样对汤加丽好了,经常出外喝醉了回来和她吵,有时还打她。有一天晚上,王佩理的同事来家玩,四人打牌,吵闹得很厉害,直到夜里1点了,人才走。“把床收拾一下,我困得要命。”王佩理送完客回来,就对汤加丽说。“你不能收拾一下,没见我忙着吗?”汤加丽一边说,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烟头和果皮。“妳就不能先放下,先打水让我洗洗,等我睡了妳再收拾吗?”王佩理从凳子上一下跳起来说:“你自己就不能打一次水吗?自从结了婚,天天都是我弄,我上了一天班不累吗?”汤加丽有些生气地停了下来。“这两年把妳养肥了,敢给我顶嘴了。好!今天我要是不收拾住妳,妳以后更无法无天了。”王佩理听了,不由的一愣,他扑上来就踢了汤加丽一脚。汤加丽急了,便用扫帚打王佩理。王佩理见汤加丽敢还手,便一把抢过扫帚扔在地上,一把抓住汤加丽的头发,劈头盖脸的打了起来,汤加丽一边挣扎,一边用手护住头,弯下腰,王佩理便用拳头在汤加丽的后背用力打。“王佩理,没想到你心这麽狠。”汤加丽一边说,一边用手抵挡着。“我让妳不老实。”王佩理冷笑了一下,边打边将汤加丽推倒在沙发上,骑在她的胸口上,汤加丽忙用双手护住头,王佩理便把手伸到后面,用力在汤加丽的大腿根上掐。“你放开我妈妈!坏蛋!”汤加丽的女儿听见妈妈被打,吓的哭了起来。“给我滚回去,不然我连妳一起打。”王佩理听见汤加丽女儿哭声,不由烦躁起来。“让她回屋去,不然我把妳扒光了打。”王佩理冷笑着伸出手用力得掐着汤加丽。“呀……小洁……你回屋睡觉去……是妈妈不好……听话……佩理……别……好疼……呀……”汤加丽不住地尖叫,她强忍着痛对女儿说。女儿茫然的流着泪转身回了房间。“佩理,别打了,我以后不再顶嘴就是了,让孩子看到不好。”汤加丽见女儿进了房门,一下子抱住王佩理,轻轻地说。“我不管!我只问妳以后还顶嘴不?”“不了。佩理,快放我起来。”“好,我给妳约法三章,若再犯我就不客气了。”王佩理说着从汤加丽身上下来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假寐着。“到床上休息吧!”汤加丽怯怯的看着王佩理。王佩理没有理汤加丽,他走到床边,找了纸笔写着什麽。汤加丽拉了拉衣服,起来忙打了水,温柔的帮王佩理脱了鞋,准备给王佩理洗脚。“等会!给我跪下听清楚。第一,下班就回家,如若晚了,愿受丈夫责罚,不得叫苦;第二,家里的活全是我应做的,包括侍侯丈夫的一切,丈夫若不满意,必须马上改,不然愿受责罚;第三,不许管丈夫的事,丈夫怎麽说就怎麽做,若不顺从,愿受责罚。这三条妳同意吗?同意就签字。”王佩理拿着写好了的东西大声念着。“佩理,这……”汤加丽接过来又看了一遍,跪在地上为难的看着王佩理。“什麽这、那的,妳不接受是吧?好!我会让妳接受的。”王佩理说着就从腰里抽出皮带。“别,我签就是了。”汤加丽吓得忙答应着。汤加丽签了字,王佩理把纸收了起来,然后让汤加丽给他洗脸洗脚。汤加丽服侍他睡下后,便悉悉娑娑的开始整屋子里一团的杂乱。“佩理,你想吗?……”汤加丽洗好了上了床,关灭了灯后,轻轻地问着王佩理。“不想……”王佩理冷冷地说。……(五)过了一个星期,汤加丽早早的就把饭做好了,她和女儿坐在饭桌前等着王佩理。汤加丽看看天色已晚,就让女儿先吃了。女儿吃过饭就回房间看书,房子里虽然生着炉子,但还是很冷的,女儿看了会书就睡下了,汤加丽不敢睡,只好等他。许久汤加丽太困了,也就睡着了。半夜汤加丽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便披了衣服,来到门前。汤加丽开门一看是王佩理喝得醉醺醺的,忙将他扶了进来,王佩理见汤加丽的样子也没说什麽。王佩理是他的同事老李送回来的,汤加丽只好先把王佩理安顿到床上,然后送走了老李。汤加丽帮王佩理脱了鞋,让他躺下。王佩理一把抱住汤加丽,将汤加丽的衣服脱了,就趴在了她的身上,汤加丽无可奈何地关了灯……。又过了几天,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那天不知怎麽了,汤加丽一直没见回来,王佩理很不高兴,早早地把她的女儿赶进了房,在房门外挂了一把锁。大约十一点,汤加丽回来了,王佩理什麽也没说,汤加丽身后跟进来一个同事,是个男的。王佩理谢了谢他,送走了他,回身进来,王佩理就上前抱住汤加丽,就脱她的衣服,汤加丽看了看王佩理,无可奈何的任由他摆布。“快点打水去。”王佩理将汤加丽的衣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后,把她推了出去,接着将门锁上,把她关在了露风的小厨房。“佩理,你让我进来,我冷……得实在……在受不了了,呵嚏!”冬夜人们睡得都早,汤加丽怕吵醒了邻居,让人知道不好意思,只好在门上轻轻的敲,然后小声地哀求着。王佩理根本不理汤加丽,慢慢地抽着烟,过了好一会,才开了门,汤加丽进来时直打颤,眼角挂着泪珠。“好受吗?”王佩理抬头看着汤加丽说:汤加丽没有出声,帮王佩理洗干净之后,自己洗了将水倒掉,然后进来关了门。“把内裤脱了,站在床前,我问妳话。”汤加丽正要上床,王佩理一把拉住了她。“佩理,这两天团里有演出任务,我去找过你,你不在,我不是有意的。”汤加丽没法,只好依王佩理说的脱光之后站在床前。王佩理拿出那张纸,让她念第一条。她念完后忙解释着。“哼!谁知道是不是加班?!老实说,妳和刚才送你来的那个男人,干什麽去了?”“佩理,你别冤枉我,他是我们一个组的,一起排练,他看晚了,顺路送送我。我没有对不起你。”“我又没说妳对不起我,妳心虚什麽?妳拿灯照着Bī,让我检查。”王佩理说着一把抓过台灯,递给汤加丽。“你……”汤加丽羞得没接。“妈的!让妳拿着听见没?”王佩理挥手在汤加丽的右乳上打了一巴掌,汤加丽只好接过台灯放在裆前。王佩理点了枝烟,一边抽一边将烟慢慢的喷在汤加丽的裆部,汤加丽羞得扭过了头。“妳看看,还没给我生个孩子,这奶头就耷拉下来了,没意思。”王佩理从床上爬起来,用手捧着汤加丽的**,大力揪住她的rǔ头用力拉扯着,足足拉长了二倍,才放手。王佩理就这样不停的将汤加丽的rǔ头拉长、放手,又拉长、再放手,看着她丰满的**不停地颤抖。“佩理……我……我好痛,请不要……”汤加丽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绛红色的rǔ头慢慢地像橡筋一样,被王佩理拉长了变了型,她乳晕上的小粒好像都跳动起来,她觉得rǔ头好像要离开她的身体一样,她痛苦的捉住王佩理的手,但她没有能力拉开。她只有一边苦苦哀求着王佩理,一边默默的忍受着王佩理对她的侮辱,王佩理揪够了她的rǔ头,过了一会,才让她上了床。“妳回来晚了,妳自己说该怎麽惩罚妳?”汤加丽上床之后,王佩理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上摸着,一边又说。“佩理,我不是有意的,的确是在排练。”“胡说!妳老实说,今晚和那个男的干了什麽?不说我就打死妳。”说着王佩理就抓住汤加丽的**用力拧。“唉呦!佩理……你松手……听我说。”汤加丽一边用手掰着拧着**的手,一边想缓和一下。“我不听,妳老实坦白!”王佩理更用力地拧。汤加丽痛得在床上滚动,两只手在床上乱抓。“我看妳说不说!”王佩理见汤加丽不肯说,就从嘴上取下了烟头。“我说,我说。”汤加丽吓得忙用手拦住王佩理。王佩理停了手等汤加丽说。“佩理,我自从乔翼军死了以后,就死心塌地的跟你过,你别打我,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若不信明天可以去团里问,如果我骗了你,你怎麽打我都行。”汤加丽哭泣着。“没有最好,把腿叉开吧,难道妳不愿意**妳吗?”王佩理看着汤加丽淫笑着。汤加丽不得不陪着笑脸,勉强分开了两腿。“啪”王佩理猛地在汤加丽裆部的yīn户上拍了一巴掌。“你……”汤加丽一惊,紧张的夹紧大腿。“我什麽?妳要是什麽都没干,就把腿分开再让我打几下,妳要是不叫,我就相信了。”“你打吧……”汤加丽想了想,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双眼。王佩理用力的抽打着汤加丽的yīn户。“坏蛋!你别打我妈妈”汤加丽的女儿,听见这边的动静,忍不住大声哭起来。“小贱人,跟妳的婊子妈一样不打不老实。”王佩理一听火了,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汤加丽女儿的房门,一把将她推了出去,并举起了手。“佩理,你别打她。”汤加丽顾不得穿衣服,从床上下来抱住王佩理苦苦哀求着。“好啊!我可以不打她,但是这就看妳的表现了?。”王佩理停下手,满脸坏笑得盯着汤加丽。汤加丽从王佩理的眼里看见了下流的怕人目光,吓得不由一颤。王佩理伸出一只手抓住汤加丽那微微颤抖的rǔ头,用力一拉。“呀……”汤加丽痛得大叫起来。“佩理,我什麽都依你,你放过小洁吧!”汤加丽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抱住王佩理的腿。“好!我放过她!”王佩理蹲在地上用力抓住汤加丽的**,使劲地拧着,汤加丽流着泪痛苦的尖叫着。王佩理拧够了汤加丽的**,怒气冲冲的把她的女儿赶回房里,然后他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把汤加丽从客厅拖到卧室,抽出皮带没命的抽打着她。“呀……佩理不要……啊……”汤加丽疼得在地上翻滚着。“臭婊子,敢和妳那个女儿一起对付我,看我怎麽收拾妳们?”王佩理一边说一边挥动着手中的皮带。“不要……佩理……别……别打了,小洁她还小……不懂事,你就放过她吧!”汤加丽一边躲避皮带的抽打一边哀求着王佩理。“起来!跪在地上。”王佩理打累了坐在床上,冷笑着看着趴在地上痛苦的抽泣着的汤加丽。汤加丽无可奈何的爬起来,流着泪跪在了王佩理的脚下。“念给我听!”王佩理又拿出那张纸,让汤加丽念。“第一条,下班就回家,如若晚了,愿受丈夫责罚,不得叫苦;第二条,家里的活全是我应做的,包括侍侯丈夫的一切,丈夫若不满意,必须马上改,不然愿受责罚;第三条,不许管丈夫的事,丈夫怎麽说就怎麽做,若不顺从,愿受责罚。”汤加丽抽泣着念了起来。“妳说?妳今天犯了几条?”王佩理恶狠狠的质问着汤加丽。“佩理,求你别这样!”汤加丽苦苦的哀求着他。“少废话,知道吗?今天妳犯了两条,下班不回家和其它男人鬼混,我都还没罚你,又敢管我的事,妳说该怎麽办?”“我……”汤加丽不敢再向他解释。“滚到床上来跪着!把腿分开,用手把妳的骚Bī扒开,我今天倒要看看妳的Bī有多骚?”汤加丽不得不顺着王佩理的意跪在床上,分开两条大腿,用双手的食指把yīn唇向两边大大的分开。王佩理看了一眼汤加丽的阴部,点了一支烟猛吸了几口,然后把烟头伸向她的阴部,用烟头烘烤着她的yīn唇。“呀……”汤加丽疼得浑身颤抖着,惨叫了一声,但马上又咬住嘴唇忍住了,她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了邻居,让人知道不好。烟头继续烘烤着汤加丽的阴部,她疼得眼泪直流,但始终不敢叫出声,手也不敢放开扒开的yīn唇。一根烟烧完了,王佩理也困了。他淫笑着看着汤加丽的痛苦的表情。“行了到地上跪着去,我要睡觉了,对了,妳去找一支毛笔,然后再到厨房里拿个杯子。妳今晚就跪在地上拿毛笔刷妳的Bī,用杯子接流出来的Bī水,到明天我起来的时候检查,接不满一杯,妳明天就别上班了,继续刷Bī,什麽时候接满了,什麽时候妳再出去。听见没有?”王佩理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六)“小洁,妳有毛笔吗?借妈妈用一下”汤加丽含着泪来到女儿的房间里。“妈妈!妳要毛笔干什麽?”女儿一脸的困惑。“不……不干什麽?”汤加丽极力掩饰着。“妈妈!为什麽王叔叔要打妳?我不喜欢他!”五岁的女儿边说边拿了支毛笔,递给汤加丽。汤加丽含着泪从女儿房里出来又到厨房找了个玻璃杯,她回到卧室跪在地上,用毛笔在自己的阴部轻轻的刷了起来。可能是毛笔太长了,汤加丽刷了几下,觉得不太顺手,于是她只好躺在地上。用左手在她胸前澎涨的乳峰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用手指头夹住了一边微微上翘的绛红色rǔ头。“嗯!……嗯!……”汤加丽嘴中连哼了几声,娇躯轻轻地颤动了几下,那粒原本很小得的rǔ头,逐渐地从她峰顶的乳晕上凸了起来,一直到高过她的手指才算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刚摘下来的樱桃般可爱。汤加丽的手摸了一边的rǔ头,接着又去揉另一边的rǔ头,这次才摸了几下,那粒rǔ头也挺了起来,在她胸前和另一颗rǔ头巍然并立着,汤加丽两只媚眼的视线也显得模糊起来,好象没有焦点似地半闭着眼睛瞟着天花板。王佩理躺在床上两眼贪婪地向汤加丽的下身望过去,她的腰围好象削过一样的细窄,平滑的小腹相当圆浑地微微凸起着,她仰躺在地上的姿势,看起来真是淫荡而撩人。这时汤加丽分开了自己的两条大腿,那微凸的**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鬈毛,两片浅褐色的大yīn唇饱满的突起,将yīn道口掩盖。汤加丽的右手在自己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啊……”地叫了一声,又见她下身蠕动了一下,以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薄薄的yīn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来像绿豆状的小**,“啊……”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露出一幅荡妇春情难忍的模样。“啊!……啊!……我……啊……啊……”汤加丽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两片浅褐色的yīn唇,右手捏着毛笔轻轻的在自己的yīn蒂上刷了起来,纤细的腰枝也由缓而急地在地上扭动了起来,她把手固定在小腹下方的半空中,却挺起腰肢迎向毛笔的笔尖,肥圆的屁股挺到空中,变成了拱起的型状,嘴里的嗯哼声渐渐变成了淫荡的叫声。汤加丽两胯间的yīn道口颤动着,一股透明的液体不由自主的从yīn道内溢出,她全身痉挛地抖着。“啊……啊……”汤加丽一边把杯子放屁股下面,一边从嘴里泄出一阵甜美娇媚的浪吟声。yín水顺着汤加丽的臀沟流了下来,但它们并没有流入杯子里,而是顺着她的臀沟流过肛门滴到了地上。汤加丽没有办法只好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奈的重新跪在地上,把杯子对准自己的阴部,用手指撑开yīn唇,用毛笔不停的刷着yīn蒂。可怜的汤加丽忍受着下阴传来的阵阵骚痒,她咬着牙,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她那两片鲜红的yīn唇象两片小嘴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透明的液体从yīn唇上垂了下来,成一条细线注入放在地上的茶杯。毛笔刷的越快、越重,粘液也流的越多……天亮了,汤加丽度过了难熬的一夜,她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来,刚开始她还淫荡的大声呻吟着,可到最后她已经叫不出来了,她机械的用毛笔刷着yīn蒂,毛笔每刷一下yīn蒂,她就浑身不停的颤抖和像抽泣着一样“哼哼”两声。放在她阴部下面的杯子,已装了快一杯淡黄色淡黄的阴液。她的下阴一片水汪汪的,yín水一部分拉着丝流进杯子里,一部分则顺着大腿内侧无助地向地下流淌着……“装满了没?”王佩理伸了个懒腰醒了。“满……满了……”汤加丽颤抖着,把杯子从下身拿出来,递到王佩理面前。“嗯!不错!嗳!妳***真是个**!居然流了这幺多水?把它喝了!”王佩理把手中的杯子又递给了汤加丽。汤加丽接过杯子,忍着眼泪,慢慢的喝下了从她体内流入杯子里的yín水。她喝完杯子里的yín水后,想站起来去给王佩理做早点,但她才刚刚站起一半,就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怎麽了?才一晚上就站不起来了?还不快去给我煮早点!”王佩理从床上坐起来。汤加丽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长时间的**让她浑身都在颤抖。她晃晃悠悠的伸出手,想去拿衣服。“谁让妳穿衣服了?光着身子去煮!快点”王佩理看出了汤加丽的意图,大声的训斥着她。汤加丽无奈的**着身体,走到厨房开始煮早点。早点煮好了。王佩理和她女儿也都起床了。女儿看见妈妈**着身子,把早点抬上饭桌,不由不解的看了看妈妈和王佩理。“小洁,昨晚睡得好不好?”王佩理嘻皮笑脸的问道。“哼……”女儿哼了一声不再看他。“加丽,来!过来!”王佩理把汤加丽拉到他身旁。“小洁,给妳看样东西,妳想不想看哪?”“想……是什麽东西?……”小洁才五岁,她那知道王佩理的险恶用心。“好好看着妳妈!……”王佩理说着一把将汤加丽推倒在饭桌上,用手抓着她的双脚,把她的大腿向左右掰开,将她的阴部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了女儿的眼前。“小洁!来看看妳妈的骚Bī!妳也别闲着起来看着自己的骚Bī!”王大群下流的对小洁说着,并恶毒的抓着汤加丽的头发,强迫她支起身子看着自己的阴部。汤加丽看见自己那两片深红色的小yīn唇,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yīn蒂在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guī头,微微的肿胀着;yīn道内还在不断的涌出丝丝yín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佩理,别……别……在孩子面前……别这样……我求求你…别让孩子…看到我这样!”汤加丽被王佩理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辛苦的哀求着。“少罗嗦!把腿张开!别动!”王佩理狠狠的在汤加丽的阴部打了一巴掌,并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她的女儿。“啊……”汤加丽疼的并起双腿,但在王大群的奸视下,她不得不再次将双腿大大的张开。“小洁,妳看妳妈想要男人了,Bī里流的都是骚水!”王佩理下流的看着她的女儿。“佩理……别跟孩子乱说!……小洁快回房里去……”汤加丽乞求的看着王佩理,催促着女儿回避这淫荡的场面。“不准回去!……妳说我乱说?我今天就让妳女儿看看!看看妳是怎麽求**妳的?”王佩理说着,用手指开始揉弄起汤加丽的yīn蒂来。“啊……啊……不要……”汤加丽的脸涨得红紫,大声的呻吟着。“怎麽样?想不想要?”王佩理看着汤加丽yīn道里大量涌出的淫液,得意的问道。“啊……啊……啊……佩理……我……要……”一夜的自淫让汤加丽彻底崩溃了,她淫荡的呻吟着哀求着。王佩理当着汤加丽的女儿——小洁的面脱下裤子,掏出黑紫色怒胀的yīn茎,对着汤加丽的yīn道“滋”地一下,捅了进去。“啊……”汤加丽亢奋的发出了一声大叫。她伸手抓住饭桌的两边,那粗大的yīn茎使她分外充实,甚至有种窒息感。“…啊啊…唉唉…啊啊…啊…”王佩理飞快地抽送着yīn茎,由于他的激烈抽动,汤加丽的屁股被强烈地振动着。她的脸色涨的红紫,表情异常激昻,目光恍惚地大声呻吟起来,竭力摆动着被头发盖住的头。王佩理抽出坚硬的、沾满汤加丽yīn道内粘液的yīn茎,把她托起了一点点,一手扶着yīn茎,朝上对准她的yīn道口,再次顶了上去。yīn茎全部都插了进去。“呜呜…啊啊啊…”汤加丽马上感到自己的yīn道里被yīn茎塞得满满的,yīn道壁感到非常烫,她又大声叫了起来。她的屁股不停地用力往上顶,每次都插的很深。王佩理随着汤加丽的顶动,也一上一下地慢慢抽送起来。同时他的双手捏着汤加丽的rǔ头不停地随着前后拉扯着。“啊…啊…佩…佩丽…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别……奶头好疼……”汤加丽的头发左右甩动着,被王佩理捏住rǔ头的**也不住地颤动着,她不断呻吟及惨叫着,相比下体的痛痒感,她rǔ头上的痛楚变得微不足道起来。王佩理把汤加丽的两条腿抬了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扶着她的屁股,一只手又抚弄起她的阴部,他揉搓过她的大小yīn唇后,又用手去拨弄着她的yīn蒂。“喔…喔…不行啦…快把我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我那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汤加丽又大声叫喊起来,屁股扭动得更历害。王佩理有些累了,他一条腿半蹲着,臀部不停地朝前顶动着。分泌物沾满了yīn茎,她yīn道内的分泌物则更多,每**一次都能听到噗滋噗滋的声音。汤加丽呻吟着,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喊着,她已忘记了这是在什麽地方,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想着现在,让那个人快快满足自己。“怎麽啦……快来……快来呀!”王佩理把坚硬粗壮的yīn茎从汤加丽的yīn道中抽了出来,把yīn茎对着她的肚子上磨动着,她感到yīn道里空空的,她使劲地扭动着身体,嘴里还不时喃喃地说。“嘿嘿……小洁看见了吧?妳说妳妈骚不骚?我才拔出来,她就哭着喊着的求**她!”王佩理下流的对着小洁说着侮辱汤加丽的话,再一次把yīn茎插进了汤加丽的yīn道。又一轮剧烈的抽动后,王佩理终于shè精了。他趴在汤加丽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汤加丽无力得躺在餐桌上,她的大腿已经合不上了,她不断的颤抖着,她的yīn道已变成了一个洞,红嫩的阴肉翻了出来,不断流出jīng液。“怎麽样?还是它好吧?把妳弄得那麽爽!”王佩理不以为然地直起身,用手拿着yīn茎在汤加丽的眼前晃着。汤加丽不停地吸着气,她恢复了理智,顿时,她感到小腹灼热,yīn道内壁像刺破了皮疼痛难忍,好象失去了知觉。此时,她才意识到,女儿看到了她被奸的全过程。她悲痛欲绝的流下了悲伤及羞耻的眼泪,她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蹂躏她的王佩理看了一阵后,屈辱的抱着女儿痛哭起来……。(七)从此以后,王佩理对汤加丽是越来越过份,不但经常的打骂,还常常当着汤加丽女儿的面奸污汤加丽。这天是王佩理的生日,汤加丽特意请了半天假,在家准备晚上的宴席。她早早的做好了饭菜,和女儿一起等待王佩理回来。王佩理回来了,三个人围在饭桌前吃着饭。“佩理,祝你生日快乐!”汤加丽举起酒杯,对着王佩理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想到恶梦般的凌辱不禁内心发毛。“嗯,好!”王佩理瞄了几眼坐在对面的汤加丽,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汤加丽的皮肤本身就很白,加上今天又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短裙,更显得她的皮肤像奶一般的白细嫩滑,和往日比多了几分人妻的妩媚。对面王佩理不轨的眼光,让她浑身感到不自在。“嗯!妳的菜做得真好!今天是我的生日,妳准备了什麽饭后节目,让我开心哪?今天我可要好好了一乐!妳说怎麽样?”王佩理说着又用他那双淫秽的细眼瞟着对面的汤加丽。看着化着淡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韵味的汤加丽,王佩理的下身硬了起来。“这……”汤加丽迟疑了一下,不知该怎样回答王佩理。“怎麽?……不愿意吗?……”王佩理怒气冲冲的问,同时悄悄地抬起一条腿向对面的汤加丽伸了过去。“不……没有”汤加丽忙向王佩理解释着,她不想激怒这个可恶的男人。正在这时,王佩理穿着袜子的脚一下钩住了汤加丽的小腿,她吓了一跳,几乎叫出声来,抬起脸时发现王佩理正阴笑着瞥着自己。强烈的污辱感冲上汤加丽的大脑,在女儿的面前被猥亵,她感到羞耻极了。她想要挣扎。“说说看!一会怎麽让我高兴?让小洁也加入进来,妳看怎麽样?”就在汤加丽作出反应前,王佩理用细眼盯着她冷冷地说道。听到这话,汤加丽脸色一变,几乎已经作出的挣扎举动硬生生的疆住,好象被人点了穴一般,羞红的脸上极力地恢复平静,短短的几秒钟里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写到了脸上。“好啊!好啊!玩什麽呀?……”女儿在一旁天真地问。“呵……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我保证妳玩过后,一定会还想玩。”王佩理见他镇住了敢怒而不敢言的汤加丽,下流地笑道。“妈妈!是真的吗?”女儿天真的看着汤加丽问道。“当然是真的!”王佩理不等汤加丽回答,抢着答道。王佩理嘴上说着下面的脚也没闲着,他用脚背贴着汤加丽的肌肤不断的磨蹭着,并沿着她的小腿一直游上大腿。汤加丽的心"砰砰"地急跳,虽然努力装出无事的样子,但呼吸开始变得粗重。她穿着裙子,由于在家没穿丝袜,只能任由王佩理那穿着袜子的粗糙的大脚充分地享受她缎子般光洁滑溜的肌肤。特别是她丰腴的大腿内侧,细腻嫩滑,王佩理肆无忌惮地在那里来回磨擦,脸上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女儿说着话。桌上铺着素洁的餐台布,长长的下摆挡住了台下发生的一切,女儿对台下的春色浑然不觉,可怜的汤加丽正被对面的王佩理任意玩弄却敢怒不能言。王佩理一边享受着汤加丽嫩滑的腿根,一边观察艳熟美丽的她那极度窘迫的表情。在这种蜚异所思场合中,当着女儿的面玩弄她的母亲,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度剌激的游戏。“小洁,妳妈妈做的菜好吃吧?咱们好久没吃到这麽好吃的菜了,是吧?……”王佩理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桌下的脚却开始侵入汤加丽的私处。汤加丽看了一眼女儿,又看了看王佩理。示意他不要在女儿面前这样做。可王佩理没有理会她,继续磨擦着她的阴部。汤加丽强忍着屈辱,她简直不能相信王佩理已经疯狂到了这个地步,她虽然努力地保持平静,但随着王佩理无耻的玩弄,她的脸上不时的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为了不让女儿发现,她有意地别开脸,好在女儿粗心,对她微妙的变化并未有所觉察。汤加丽不知道这种危险的游戏要玩多久,更不知自己的身体还能要支持多久,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叫出来。突然她感到王佩理的大脚趾按在了自己的yīn户上,还一下轻一下重地不断按压,“天……不要……”汤加丽感到一阵炫晕,王佩理肥大的脚拇趾不经意划过阴核时,弄得她浑身阵酥麻,洁白的牙齿不禁咬住了嘴唇。“嘿嘿……”王佩理连连阴笑,脚趾在汤加丽那肥涨隆起的yīn户上,肆意地玩弄,突然脚趾摸到yīn道口的位置,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入yīn道。“啊……”汤加丽差点咬破自己的樱唇,一颗心差些跳了出来。“妈妈,妳怎麽了?不舒服吗?”女儿发现汤加丽的神情不对关切的问道。“嗯,不要紧。”汤加丽急忙回应。她不想让女儿发觉桌下发生的事。“真的不要紧吗?……不舒服妳就说嘛!!”王佩理假惺惺的用关切眼光看着汤加丽,同时脚趾快速地挖弄着她肥嫩的yīn道口。恶意的污辱令汤加丽几乎快要崩溃了,脚趾和yīn道的磨擦几乎要发出响声了。“小洁!妳说妳妈是不是病了?”王佩理仍在抽动他的臭脚,在汤加丽的阴部作圆周旋转。汤加丽的胸口微微起伏,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王佩理这样做一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不能让女儿知道!想到这,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强行装作若无其事。“小洁!妳看!妳妈明明不舒服!却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王佩理看着被污辱而不敢反抗的汤加丽,内心涌上一阵快意。“加丽!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王佩理慢慢地收回了他下流的脚。“没什麽?你们快吃吧!”汤加丽如释重负的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我看看!妳到底怎麽了?”王佩理跟着汤加丽站了起来,一前一后的来到卫生间。“把内裤脱了,快点出来。”王佩理一把抓住汤加丽。“佩理,小洁在,让她看见不好,晚上我再好好陪你行吗?”汤加丽哀求着。“妈的!她又不是没见过我玩妳,告诉妳!今天我兴致好,妳可别坏了我的兴致,到时候我可不客气!”王佩理恶狠狠的说道。“……”汤加丽无奈的看了一眼王佩理,走进了卫生间。汤加丽从卫生间出来,回到饭桌前坐下。“今天真热!加丽,把我的袜子脱了。”王佩理把脚从桌下伸过来放到汤加丽的大腿上。汤加丽知道王佩理要干什麽,但她还是顺从的脱下了王佩理的袜子。王佩理再一次把脚伸进了汤加丽的裙子里,他用他右脚那粗硬的脚趾,夹弄着汤加丽那柔嫩的yīn唇。随着侵入yīn唇间的脚趾的不停的蠕动,汤加丽的yīn唇开始充血象两片小嘴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王佩理的脚趾动的得越快、越重,粘液也流得越多。汤加丽羞辱的闭着眼睛,她咬着牙忍受着,此刻她正被王佩理那肮脏的脚趾放肆的奸淫着。羞辱的泪水在她眼中打着转。但她不敢让它们流出来。王佩理蜷起另外四个脚趾,只剩下大脚趾直楞楞的伸着,并不停的在汤加丽的yīn道口附近拨弄着。汤加丽马上明白了王佩理的意思,她放下一只手,抱紧王佩里的脚,把他的大脚趾对准自己的yīn道,慢慢的插了进去。王佩理的脚趾在她的的yīn道内上下搅动着,出入个不停。汤加丽那女人最为敏感的部位被王佩理不住的肆意撩弄,她哪经的起这样的玩弄,不一会,她就觉得全身燥热,坐立不安,心开始蹦蹦乱跳起来,下身传来一种无法形容得冲动感,呼吸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急促起来。“唔!啊!”汤加丽开始扭动身体,喉咙里冒出淫荡的哼声,身体随着王佩理脚趾的动作而摆动着。“妈妈!妳怎麽了?”女儿看出汤加丽有些不对,不由疑惑的问道。“没什麽!妳妈想跳舞给我们看!”汤加丽还没开口,王佩理就抢着说。“是吗?妈妈!”“嗯……”汤加丽为了不让女儿怀疑,不得不点点头。“好!加丽,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我让妳跳的那种舞吗?那天妳没跳,今天一定要跳给我看。现在妳进去化化妆带上道具,我们等妳!”王佩理把汤加丽从凳子上拉起来,并暗示的在她的**上捏了一把。汤加丽被王佩理推进房里,她知道王佩理要她跳什麽舞。她含着泪,默默的解开了连衣短裙的扣子,又解开了胸罩的搭扣,把丈夫曾经对她用过的那对铜铃,拴在了**的rǔ头上,接着她穿好胸罩扣好连衣短裙的扣子。然后她又在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腕上,套上了印度式的响铃。屋外的音乐响了起来,汤加丽不得不收起眼泪,装出妩媚欢乐的样子,打开门走了出去。汤加丽在淫荡的音乐声中,在王佩理和女儿的面前开始缓缓地扭动她诱人的身体,双手放在自己的纤腰上慢慢地来回移动着。“不错,很好!”王佩理高声欢呼着。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在女儿面前跳起脱衣舞,汤加丽就感到无比的羞愧。再看到王佩理那喷射出欲火的眼睛,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打转,她只有闭上双眼。在王佩理狂欢似的叫喊声中,汤加丽一点一点上演了一场**的脱衣舞秀:原本盘在头上的乌黑秀发被解开披散着,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越来越灵活起来,在音乐的节拍声中,**、大腿、屁股等性感地带也已被她一一抚摸过来。“快!把裙子脱掉。”王佩理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的yīn茎在汤加丽精彩的表演下早就翘的老高。汤加丽一边继续扭动着身体,一边动手脱着裙子。她首先解开束腰的裙带,然后开始慢慢地、从上到下解开黑色连衣短裙的扣子,随着连衣短裙的扣子一个一个被解开。她那被胸罩托得高高的**以及**间那道令人迷乱的乳沟在半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然后她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也依次暴露了出来。短裙上的最后一个扣子也解开了,汤加丽深深吸了口气,用颤抖的双手拉住胸前已经半开的衣襟慢慢向两边分开。“停!”王佩理命令道。当汤加丽将身上的连衣短裙完全拉开,正准备把双手背到身后将裙子完全脱下时,猛地听到王佩理的命令。她下意识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王佩理。当她看到王佩理脸上那淫邪的笑容时,突然明白了他的意图。此时的汤加丽双臂向外分开,全身呈一个十字架状,由於唯一起遮掩作用的连衣短裙已被她向两边彻底拉开,她那美艳成熟的身体除了剩下几件小的可怜的紧身内衣之外,整个身体的正面几乎完全暴露在王佩理眼前,而被她完全拉开的黑色短裙反而成了一个绝佳的背景,映衬得她洁白的**更显娇美。“就保持现在的样子继续扭!”看着美艳绝伦的汤加丽又羞又气的样子,王佩理发出了淫秽的笑声。“……”羞愤欲死的汤加丽已经说不出话来,但事到如今,她已没有退路,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忍辱负重了。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又开始随着音乐扭动屁股、甩动长发跳起艳舞来。苗秀丽的身材啊哪多姿,动作妖娆优美,一个端庄的女人跳着淫荡的艳舞,有一种无法形容妖艳,王佩理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都流了出来。按着王佩理的命令,汤加丽保持着这样尴尬的姿势重新开始随着淫荡的音乐扭动起来。现在她身上,只剩下几件黑色的内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然而她也知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黑色真丝吊颈乳罩的两片三角形遮羞布,只能刚好将她那丰满挺拔的**罩住下面的一半,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rǔ头和铃铛,也可以隔着乳罩清楚地看出形状。同样黑色的蕾丝内裤围在汤加丽不停扭动着的纤腰上,笔直修长的大腿白嫩而性感,而最令人勃然大动的是她穿着那双暗红色的拖鞋下的赤脚。“***,没想到妳这麽骚!会穿这样的内衣。妳现在一定是很想被我干吧!”王佩理用力将一大口口水咽下去嘶哑着声音说道。“……”汤加丽没有低头看自己的身体,但不用看她也能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麽淫荡,对于王佩理的问话她无法回答,只有羞愧地把脸转向一边。“嘿嘿嘿……说不定妳在舞台上这麽表演会引起轰动呢?好了!把妳的nǎi子亮出来吧!”王佩理说完后发出了一阵狂笑。汤加丽摸索着找到胸罩背后的搭扣,轻轻向下一拉,原来紧紧绷在**上的胸罩立刻松驰下来。而失去了束缚的**立刻呈现在王佩理面前,随着她的呼吸**也在胸前微微颤动起伏。“妳这nǎi子好像变大了呀?是不是被**的,哈哈……以后打奶炮可就舒服了”王佩理猥亵的侮辱着汤加丽。“好了!先停一下!把妳这条淫荡的内裤给我脱下来。”王佩理粗声粗气地说道。汤加丽停下了扭动的身体,可能是太累了,她不停的喘着气。“妈的!快点脱!”王佩理大声的命令道。汤加丽听话的解除了自己身上最后一点的遮羞物,随着那条本来就起不了什麽作用的黑色内裤的褪下,她的秘境彻底地暴露了,她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接着跳!要跳得再猛烈点!知道吗?”没等汤加丽喘口气,王佩里又在一旁催促到。汤加丽不得不再次随着音乐,一丝不挂的踏着节奏、摇摆着臀部。她高高地踢着大腿。上身丰满白嫩的**不住地上下颤抖着,手腕和脚腕上戴着的印度式响铃,和悬垂在她长长伸出的rǔ头上的铜制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节奏中,她摆动髋部,做出各种充满**裸肉欲的动作……。最后她扭动肢体,身子向后翻转去,让她那让人充满遐想的阴部,整个的显露出来。王佩理看着汤加丽的表演,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怪叫着向汤加丽扑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