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雪 - 第02回 宁皇马上治天下上 魏洗舍身抢父尸 征天止戈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人却是兵部尚书曹畅,他铿锵有力的说:“早也吵,晚也吵,何时才是尽头,何不请回大将军一锤定音。”

    天启大陆几乎人人习武,哪怕是乡间妇孺,也能比划几招。楚国更是武风鼎盛,近些年一直对外打战,因此朝堂上军队出身的人很多。

    朱景宇是脏腑境巅峰的武者,是天启大陆顶尖强者,爱兵如子,将士比较爱戴。从军后征战无算,从无败绩。

    比起声名、能耐不显的年轻皇子,朱景宇无论是威望、还是手头的大军,都让不落城中的势力无比忌惮。

    此前,他的嫡系势力一直不曾发声,就是怕遭遇众多势力的联手抵制。如今各方势力摩擦不断,仇恨渐深,再难以联合,时机成熟,以兵部尚书为首的军方势力,这才果断出手。

    结果如事前所料,众臣相护攻讦,反对者寥寥无几。

    于是,大将军朱景宇半个月后名正言顺的回到了不落城,20万精锐大军随行,盔甲森森,杀气冲霄,威势无双。

    始到帝都,即带领大军进直扑皇宫,禁卫不敢挡。吕后早得信息,携带公主妆做普通人逃出帝都。

    朱景宇寻遍后宫,未找到传国玉玺,大怒,下令画影全国通缉,并将吕家连根拔起,吕家人早已潜逃,一大豪门,就此从不落城除名。

    再寻诸位皇子,早逃散各州,各自投靠自己背后势力,也不可得。

    再半月,朱景宇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宁,立原配陈颖为后。改组三省六部,以曹畅为尚书令,统领六部。此中驱散了此前王旭组建群臣,提拔了很多军中将领。

    宁皇喜欢打猎,登基不久就把朝廷大事丢给群臣,自己带领禁卫外出打猎,常常半月不归。陈皇后多次劝阻,宁皇不应。

    军中将领好动,不耐每天案牍繁琐事务,或草率批阅,或干脆不闻不问。若有人犯错,袍泽情深,相互包庇,楚国事务从此混乱。

    从牢中出来的王旭在朝堂上屡次劝诫:“大楚自始皇以来,朝堂文武并重,因为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术业有专攻。如今陛下只偏爱武将,以致武强文弱,有失偏颇,大楚恐怕难以长久。”

    朱景宇大怒:“老匹夫,倚老卖老,多次讥讽朕不懂治国,以为朕不敢杀你吗?”说罢就要将王旭腰斩示众。

    礼部侍郎魏翰拼死劝谏无果,王旭被腰斩于菜市口,从此,文臣日渐谨小慎微,武将日益跋扈猖狂。

    王旭死,家人痛哭流涕出殡,路遇朱景宇爱将李从芳,昔日曾求亲王家,王旭觉得他心胸狭窄,所以没有答应,自此结怨。

    李从芳率军立马路中,指着王旭的棺材骂:“老贼,昔日上门求亲,辱我太甚,如今又敢讥讽圣上,遭报应了吧?哈哈哈哈……”

    身后军队跟随着大笑不止,还对王家送葬队伍中的女眷指指点点,嘴里说些不干不净的秽语。

    王家人不堪受辱,怒而出击,奈何未携带兵器,被李从芳率人砍到十数人,若非王家人拼死回护,王旭的棺材都险些被劈烂。

    王家悲痛欲绝,有年轻人气不过,到刑部讨公道,结果反被抓进大牢,第二天被盖上白布送回。

    李从芳听说李家人去刑部告状,适逢酒酣,怒气难抑。呼唤袍泽,带军将王家屠灭,可怜王家数代忠良,遭遇惨祸,最终只逃走数人。

    宁皇朱景宇狩猎归来,礼部侍郎魏翰看不过李从芳的跋扈,在朝堂上弹劾李从芳,数出了他的几大罪:“李从芳占路阻挡出殡,不当人子。当街嘲讽前朝名宿遗体,非常无礼,羞辱死者家属还纵兵行凶,当街杀人,后带兵屠灭王家,鸡犬不留。根本没把国法军规放在眼里,还请陛下严惩,以儆效尤。另刑部公器私用,包庇李从芳,残害王家幼子,陛下也当严查。”

    宁皇大怒,说:“安敢污蔑寡人爱将,离间朕与国之栋梁。”

    礼部侍郎魏翰见宁皇如此包庇李从芳等军中宿将,不禁心中悲凉,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陛下意味偏袒武夫,国法、江山社稷又该怎么办?若依旧如此一意孤行,大祸很快就要来了。”

    朝中众位将军暴怒,宁皇更加不喜,传禁卫将礼部侍郎魏翰吊死在宫门外示众,并下旨说:“再有人敢离间寡人和军中大将的关系,魏翰就是榜样。”

    此后再无人敢得罪军中诸将,于是楚国武夫当道,政令不一,时常互相矛盾,国力由盛而衰。更有将领占着宁皇的偏心,不断抢夺其他世家的元石矿、药园等修炼宝物出产地,国内矛盾不断累积。

    魏翰死后,悬尸宫门外,魏家人连收尸也不行。一家人悲伤愤怒,又无可奈何。这时候,魏翰早年收养的义子魏洗游历回来,听说此事后,目眦欲裂,血泪不止。指天发誓说:“不让义父入土为安,我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之下。”

    于是,趁着夜黑风高,背刀潜行前往皇宫门外,想要把义父的尸体偷抢回来。

    解下尸体后行走了一段,奈何尸体发臭,惊动了巡逻的禁卫。魏洗不忍丢下义父尸体,让其继续示众蒙羞受辱。于是用绳索把尸体困在背上,一路向外冲杀。

    一路挥刀激战,以洗髓境巅峰修为,力毙禁卫军脏腑初阶强者一名,洗髓境将领数人,洗髓境以下禁卫数十名。元气耗尽前身披十几处创伤,不让义父尸体受任何损伤,死前把尸体藏在身下,被围拢来的禁卫砍成肉泥。

    宁皇怜其孝心,叹息说:“如此勇士,可惜不曾入寡人帐下效命。”于是将两人尸体还给了魏家。

    后人评价魏家父子说:忠孝两父子,身殒气节存。可惜有用身,未得侍明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