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云淡月 - 第七章 脸?不章存在的(额,求啥来着?) 混在忍界的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收拾掉了两个忍者,但元溪却没感到一丝的高兴,因为……没水洗手,指尖处传来的感觉令人很不舒服。

    原野新看到树上的元溪,才明白自己还是太年轻,竟然没有看穿元溪的替身术。

    果然,这时躺在地上的马蜂窝元溪已经“啪”的一声变成了一根木头。

    好厉害的替身术,竟然能维持这么久。

    原野新看到元溪穿着被单,朝自己走来,他立马躬了躬身,谢道:“元溪大人的活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他日若有差遣,叫在下一声就行。”

    元溪心想,这日本武士怎么还拽起文言文来。以为我不会吗,于是只见他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无妨,小事一桩。”

    原野新又举起大拇指,赞道:“元溪大人高深莫测,计谋百出,在下自愧不如。”

    元溪笑呵呵的看着原野新,那意思:“很好,请继续……”

    原野新见元溪没有讲话,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一时间场内又是一片的安静。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草丛里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元溪二人回头一看,却见原来是那个红衣少年正悄悄的往后头走去,只是一不小心把地上的树枝给踩折了。

    原野新指着红衣少年道:“元溪大人,就是这小子雇佣忍者来刺杀您的,当时您家的所有武士和我家的源介等人都死于忍者之手,但算起这个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元溪脸色一沉,目光狠狠的落在那个红衣少年身上,却见那少年早已回身过来,并气势汹汹的盯着自己。

    哦吼,这眼神啥意思,难道你还有理了?

    原野新瞥见元溪那不善的眼神时,担心他手底下没个分寸,如果真把人给打死,那自己如何跟家主交代。

    “元溪大人,还请注意一点,他是井上家的公子,名叫斌彦,井上家是大名的妻族,如果您真伤了他,主公那边就不好做了。”

    元溪虽然不懂什么大名的妻族,但还是点了点头,并说:“这两个忍者就交给你了,他,我是知道的。”

    井上斌彦在面临生死关头时倒也不虚了,这时只瞧他迈着大步朝元溪这边走着,嘴角也是微微弯起,一脸嘲讽的神色。

    元溪在走到离斌彦不到一百米距离时便停了下来,他望着那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的少年郎,心里在想:这臭屁小子,人又没我帅,在我面前摆啥姿势。

    元溪问道:“是你?”

    斌彦回答:“是我。”

    “你不该回来的。”

    “可我毕竟还是来了。”

    “为什么?”

    “因为一个女人。”

    “跟我有关?”

    “是的。”

    “但我原谅你了,你走吧!”

    “?”

    元溪从心底还是挺佩服这个家伙的,但总感觉不揍他一顿,身体的某一处就会觉得很不爽。

    斌彦也发觉对面这个小白脸根本没有让自己走的意思。

    三十秒后。

    元溪和斌彦同时冲向了对方。

    他们互相抱着,手对手,脚对脚,一会儿就扭在了一起,紧接着又齐齐的滚到了地上。

    翻滚片刻后,元溪稍微的占了上风,只见他正整个人压在了斌彦的身上。

    元溪怒骂:“你这个小混蛋,敢派人杀我,看我还打不死你,打不死你。”

    啪,啪。

    两声过后,斌彦的脸上就出现了两道红手印。

    但斌彦并不屈服,他倒在地上,双眼含泪,并冷漠的看着元溪,下一秒就听他说道:“哼,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为了一个女人,我死了也值。”

    “还真有骨气!”

    下一刻,元溪觉得好像有点不好下手了,他感觉这个叫斌彦的家伙除了没有自己帅之外,其他的特点倒和自个儿有相同之处。

    “算了,你走吧!”

    元溪说完,但身体却没有一丝要松开的意思,只是不知想到什么,这时他的眼神突然炽热了起来。

    斌彦看着元溪那快要喷火的神情,心里登时就吓了一跳,脸色也白了下来,心慌意乱的问道:“你……你想要做什么?”

    “我?切,你想哪去了。”

    “我没想哪去,倒是你想到哪里去了?”

    元溪也不跟他啰嗦,只见他那双压在斌彦手臂上的双手抬了起来,两只手相叠,手指间更是结成十字。

    他脑海里想着的是那一招,那招曾经三次难倒预言之子的忍术。

    “分身之术!”

    果然,只要去做了,真的能成功。

    看到身旁出现的两个分身,元溪心里激动着。

    “你,压住他的双手。”

    “你,压住他的双脚。”

    元溪命令完后,才从斌彦的身上爬出。

    斌彦看到这时,白色的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你如果要执意羞辱我,那…那今后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追杀到底的!”

    “哼,小子。还臭屁呢。我告诉你,我元溪从来是有恩必报,有仇也是当场就会还的。”

    元溪说完话后,就开始动起手来,他打算先从斌彦身上的裤腰带开始。

    斌彦紧张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元溪冷笑一声:“没衣服穿了,借你的用用。我长得这么风流倜傥的,倒也不会辱没了这件衣服。”

    “你……你这个混蛋,恶魔,变态。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破!

    一只手掌从斌彦的后脑袭来,闷哼一声,斌彦在不甘与痛苦下晕了过去。

    “真是个聒噪的家伙,借件衣服穿都不行,难怪连五百两都不愿意给别人呢,原来是个小气鬼。”

    “哼,小气鬼,喝凉水,喝了凉水变魔鬼。”

    元溪嘴里哼着小调,手上的动作却加快了起来。

    他身后的武士,原野新正目瞪口呆着:“元溪大人好变态,不过我喜欢。”

    元溪很快的就扒完了斌彦的裤子以及他身上的外套。紧接着,元溪就把衣服跟裤子再加上那条腰带一齐拿在手上,随后就独自走进了一片草丛里。

    进草丛前,元溪先看了一眼原野新,原野新似乎读懂了他的眼神,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不一会儿,元溪就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此时的他身穿大红衣服,深褐色的裤子,再配上那双从菊田家带出来的木屐,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

    系统:“不要脸。”

    元溪拿起丢在一旁的被单,接着走到斌彦面前,将被单完完全全的盖在他身上后,才解除了分身。

    元溪再看了一眼斌彦,缓缓的说道:“小子,从现在起,你我恩怨两消。不过这衣服很合身,多谢了。被单就算我送给你的了,不用谢,我从来都是一个活雷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