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舍 - 第二章圣:圣骑士 神元骑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是谁?”费得说道。“你好,我叫熔岩,是法尔森林的一位隐居骑士,可以问一下这里的爆炸是怎么回事吗?”那位叫熔岩的骑士问道。“哦。你说爆炸呀,其实我也不知道。”费得回答。“那不好意思打扰了。”熔岩准备离开时,看见费得一个人在这里又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去哪过夜?”听见熔岩说的话,思考了一下,看来他还没想好去哪过夜,过了一阵便指了指地面。熔岩立该就明白了费得的意思,便诚恳道:“这里野兽众多不安全,虽然看你这身装扮是个法师,但要是野兽围攻的话,你也打不过吧。不如去我家过夜,就在龙牙山那动,可以吗?。”“那好,去你那,看见你如此诚挚,你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就这样决定了。”费得柔和地说。

    他将洗澡时取下来圣盾又重新背在自己的背上。熔岩把头盔给摘了下来,看见费得背圣盾的样子有些艰难,就说:“你背这个盾牌太麻烦了,不如这样,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把我的空间储存器坐给你用吧。”费得点了点头。

    他们走过了茂盛的树林,来到一团芭蕉叶林,到处都是芭蕉叶。“无路可走了,还要继续吗?”费得问道。“那可不一定,一直向前走,总是有惊喜等着你的。”熔岩扒开芭蕉叶,往前面走去。费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着熔岩向前走。不久后,果然不出他所料,真得有“惊喜”在等着他们。“你确定你没走错路?”“确定。”“可这里全是荆棘!”费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四面八方都是荆棘,除了进来的那条路。熔岩在荆棘周围看了一圈,好像在找什么车西。突然的一瞬间,他停顿了下来,看了看四周,向费得朝了朝手,表示他过来。走到熔岩面前,熔岩说:“你就这么信任我吗?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费得道:“直觉和观察告诉我你不是这种人,因为我一直在看你观察你。”费得又说,“天早就黑了,虽然在月光的照射下我看得见你的一举一动,但是如果你要加害我,往往这个时候是最好的,你却没有。”熔岩点了点头:“谢谢你信任我,从来都没有人这样过,我很高兴,也从来就没有想害你,刚才那句话只是试探你。”

    随后,熔岩就走进了他刚才找到的东西,而那个东西是个山洞,费得也跟了过去。“芭蕉叶的那条路和这个洞都是唯一的入口,我这个人喜欢安静的地方,其实我还有个秘密,连你也不能告诉,所以我要住在这样一个地方,那个秘密关系到我的生命危险。好了,不能在多说了,不然就多嘴告诉你了。”

    山洞里有许多蝙蝠,看到我们就四处乱飞。快速地走出洞后,则是另一个景象了。往外面望去无边无际,有许多云在飘。“我们这是在哪?”费得焦急地问。“龙牙山半山腰,跟我走。”熔岩回答。风划得很大,狂风大作。熔岩小心翼翼地走在狭窄的山腰凸出的一点小道,大约只有成年人一只脚掌的宽度,但却非靠结实。“我只是和你过个夜,不是来玩命的,这也太危险了吧!你不是说在龙牙山脚吗?”费得比和戴尔大战的时侯都不怕死,看见这里吓得脸色发青,直说:“不会死的,不会死的。”看到费得这样,熔岩笑着说:“你恐高呀!我那时说的是龙牙山那。再爬一爬就到了。”忽然,熔岩一脚踩空。费得看到熔岩掉下去了,其中一只手迅速一抓,抓住了他,将他重新拉到自己身前。最后,终于到了山顶。

    “这是一座火山?”费得又向熔岩问。“没错,是座死火山,当时被云庶住了。”熔岩答道。“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对了,我刚才救了你,你想不想当我的小弟。”费得瞧了熔岩一眼。“不行,结拜兄弟还差不多,你是大哥,我是弟弟。”“那还不是一个意思吗?”

    他们走进了一间木屋,熔岩便说:“天色已晚,洗洗睡吧。其它的事,明天再说。你和我一起睡。”费得顿时脸像被泼了冷水一样,完全懵了。“我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只能和你一起睡觉,还不如睡地上呀!啊――”费得大叫一声,仿佛十万八千里都能听见。熔岩听不下去了,说:“快来,睡不睡了,人家可是好心好意请你来。”

    一夜无话。

    “嗨!早上好!”费得一起来就对熔岩大声,也算是在搞恶作剧。打开大门,看到眼前的美丽景色,心情一瞬间如潮水一般变好。“美吧?如果要说哪里的景色最美,这里是第二,那就没有地方是第一。”熔岩走过来坚定地说。“我们现在干嘛?”费得问道。“当然我们现在去结拜兄弟啦!”熔岩答应道。“我只是说起玩的”费得听到他说这句话,血都要喷出来了。“没事,我都同意了,你还不同意吗?走吧,出去。”熔岩笑了笑。他们走到了一个百花盛开的地方,中间有个空地。

    他们俩跪在了地上,头扬着,看着天。“我,费得愿意和熔岩结拜兄弟。”费得骄傲地说,“大哥,费得。”“我,熔岩愿意和费得结拜兄弟。”熔岩庄严地说,“小弟,熔岩。”他们异口齐声:“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兄弟了。”

    “大哥,我们先回去,把我的空间储存器给你。”熔岩已经改名叫大哥了,不在叫费得了。“好!回去。”他们又走回了小木屋。来到一个陌生的房间,这间房间有一个武器架,装着许许多多的武器,每一把都是极品武器,琳琅满目。费得看得直流口水,眼色变得贪婪,虽然他不用武器,但是每一把都是极品中的极品。熔岩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手表,可以看时间,但这个东西就是空间储存器。“这一个空间储存器有十立方米的空间,已经失传了,送给大哥当纪念吧,把盾牌给我。”费得犹豫了一下,伸出的盾牌又收了回来,最后还是给了熔岩。接过圣盾,突然,一束金光从圣盾中飞了出来,射进了熔岩额头。

    熔岩飞了起来,身体冒着金光,从一个方向飞过来了一把剑,在熔岩身边漂浮,圣盾也是在他身边漂浮。看到这番景象,费得跪了下去,嘴里喃喃道:“天选之子,父师,天选之子终于找到了,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大难了吗?”然后,熔岩就摔了下来,费得立刻跑走去接住了他,但是他还是晕了过去。费得把他送回了房间,让他好好地睡了一觉,自己在旁边守护着熔岩,看他这样,脸上露出了焦急么色。

    熔岩意识模糊,眨了眨眼睛,清醒过来。“你醒了,弟弟。”费得蔼然可亲地说道,“你身边的的那把剑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你是说那把金色的剑吗?那把剑多圣剑,是我们隐居骑士家族的祖传的,这可是一把超神器。我所说的秘密就是这个。我们家族和其它家族发生战斗,他们为了保护我这个超神器选中者而灭族了,我一个人躲在了龙牙山顶,这里他们发现不了我。”熔岩慢慢地说。费得怒了:“他们是谁?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为你们家族报仇。”熔岩也怒了,生气地说:“他们是黑暗势力的贵族。”

    “什么?也是黑暗势力!”费得的眼珠子冒出了血丝。“也是?是什么意思?”熔岩疑问了起来。“你应该听说过在神元大陆一共有两把超神器吧。而且它们的关系非常密切。”费得解释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