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三八 - 4、悲伤的故故事 超级旅行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郑秋准备关门走人,李云涛蹙眉道,“晚上不开门?”

    “晚上又不营业,你不会真当我是开黑网吧的吧?”郑秋拉下卷帘门。

    李云涛没搭话,坐在地板上,抖出一支烟,递给郑秋。

    这一次郑秋坚决不接,李云涛也没勉强,点燃后自顾自的吸起来。

    郑秋见李云涛一脸忧愁,心想这老哥不会想不开吧。

    “你没事吧?”

    李云涛摆了摆手,“没什么大事。”

    “你真……绿了?”郑秋支吾半响,问道。

    李云涛眉头挑了又挑,没好气的道,“你才绿了。”

    “那就好,我先走了啊。”说着,郑秋就要抬脚走人。

    虽然郑秋的话有些刺耳,但此时的李云涛只想找个人倾诉一番,也没在意对方是今天才认识的邻居,当即问道,“你忙着回家?”

    “不忙,等半个小时家里才开饭。”郑秋道。

    “那陪老哥聊会。”

    “好。”说着,郑秋蹲在李云涛的旁边。

    “五天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咖啡厅算账,来了位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地板刚被服务生拖过没多久,有些湿,这女人脚下一滑。”李云涛一边抽烟,一边说道。

    听到这里,郑秋大概明白接下来的事了。

    李云涛继续说道,“当时我正好在旁边算账,见人滑倒,当然要去扶一把,况且要是在我的店里出点事,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谁知道这女人看起来窈窕,体重却不轻,我一把还没把她稳住。”

    说完,李云涛便开始沉默。

    郑秋问道,“然后你跟她双双倒在了地上?”

    “对!”李云涛点头,而后无奈的道,“刚好我老婆下班来店里看到这一幕,摔门而出,跑回娘家,还把儿子转到前面这所小学。”

    郑秋沉默了一阵,感叹道,“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谁知李云涛闻言,摇了摇头,苦笑道,“刚才的故事更悲伤。”

    “说来听听?”郑秋试探道。

    “刚才跟她吃饭的男子是我从未见过的她表弟,我那儿子没吃几口就跑下桌,后面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抽完一根后,李云涛又点燃一根。

    “然后,你用木棒把她表弟打了?”

    “对,当时正在气头上,问也没问,对着她表弟的脑袋就敲了下去。”李云涛使劲拍了拍额头,似是在忏悔。

    “人没多大事吧?”

    “流了点血,店家报了案,警察都过来了,还好大家是亲戚,也没怎么着。”李云涛说道。

    “你那儿子真是实力坑爹。”郑秋道。

    “那都不重要,现在她吵着要跟我离婚,早知道,我就不跟过来了,还在这个鬼地方开了一家分店。”李云涛揉了揉眉头,属于年轻人的英气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到。

    “额,快到饭点了。”郑秋看了看时间,站起身。

    “你晚上真不营业?”李云涛问道。

    “我真不是开黑网吧的,当然不营业了。”郑秋肃然道。

    “哦,是我误会了。”李云涛吸完第二根烟,继续点燃第三根。

    “吸烟有害健康。”郑秋提醒道。

    “但是吸烟能够解愁。”李云涛抬头盯着郑秋店铺招牌上的几个大字,问道,“你为什么要取这个名?”

    显然,他现在是想让自己尽力不去想烦心事,故转移话题。

    “因为能够回到过去,穿越未来。”郑秋又看了看时间,“真到饭点了,祝你好运。”

    “真的能够回到过去?”李云涛盯着郑秋的背影大喊。

    “没问题!”郑秋打了个‘ok’的手势,一路小跑回家。

    当他到达李婶家的时候,正好开饭,他赶紧帮着摆筷子与盛饭。

    如今,郑秋没在二四小时饮品店上班,自然不需要上夜班,一顿三餐都跟秦老、张老在李婶家吃。

    当然,他会每月上交生活费。

    “秦爷爷、张爷爷、李婶,要是能够去到以前和未来旅行,你们最想去哪里?”郑秋扒拉了一口饭,问道。

    “过去?未来?”

    秦老等三人面面相觑。

    “假如有一台机器能够让人穿越过去和未来,你们最想去哪里?”郑秋又道。

    “要真是有这么一台机器,我肯定选择去看始皇帝登基大典。”秦老说道。

    “嗯,对,一定要去看看这位最伟大的皇帝登基。”张爷爷附和道。

    郑秋了然,这两位老爷子闲来无事,就喜欢聊聊历史人文,想亲眼见证秦始皇登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李婶呢?”郑秋看向李婶。

    “我啊,我最想去未来看看你以后娶的媳妇。”李婶笑道。

    “额……”郑秋揉了揉额头,这话还真没法往下接。

    这时候,李婶问道,“小秋,接下来是继续找工作吗?”

    这两日以来,郑秋忙着铺子的事,还没告诉李婶他们已经开好店铺了,略有歉意的道,“我在榕树小学回手一点开了一家VR旅行社,今天刚忙完琐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呢。”

    “你这孩子,也不跟我们商量下,开店容易,要是经营不好,连租金都赚不回来。”李婶双眉一竖,略带斥责地道。

    郑秋忙道,“李婶就放心吧,我那生意肯定会火,隔壁有一家铺子是空着的,到时候你去那开一家饭馆。”

    “小秋他婶,小秋是咱们看着长大的,脾气秉性尚佳,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咱们就放心吧。”张老劝道。

    “老张说的不错,马老爷子快走的最后两年里,小秋每天早起给二老煮好粥,然后再去上学,最后一年干脆辍学服侍二老,连我那儿子儿媳都没这么服侍过我呢,百善孝为先,小秋以后肯定出人头地,他婶就放心吧。”秦老说道。

    李婶点了点头,失落的神色缓和了不少,她盼望郑秋出人头地,倒不是希望能够占什么便宜,而是郑秋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多少有一点母爱的成分在里面。

    她家的经济状况,院子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女儿读大学后,日子过得并不富裕,正好秦老与张老又不想去喧闹的市中心居住,每个月交来生活费,也解了李婶家的燃眉之急。

    而对于郑秋入伙吃饭,李婶一开始坚决不收郑秋的伙食费,但郑秋最后拿不收钱就不入伙来‘威胁’,李婶只得依了郑秋。

    并且,自从郑秋被收养到蓉城后,院子里的人对郑秋非常友善,这也使得郑秋从小养成一颗感恩的心。

    郑秋见李婶有些伤感,知道自己的一意孤行伤了后者的心,当即暗下决心要让超级旅行社尽快红火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