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子渊 - 第的六章伤心的泪(二) 墨慧如萧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良佑从大门进去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楼房前,主要是这栋别墅经年失修路面都长出了灌木车已经进不去了所以就停在了别墅大门口了。

    这是一栋豪华别墅,不,不能称为别墅,是普通民房,但也不对啊这就是栋烂尾楼啊。

    两层古式老房,装修工程差得不能再差了,看起来都发黑发黄了,但还是能看得出来是统一的灰色而且还没有阳台,楼顶也长出了草,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这栋别墅看起来得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但也许是因为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打而形成的,还有就是方圆五里内就一间楼房,围墙里外树木林立杂草丛生,地面坑坑洼洼的,但这栋楼比起烂尾的又多了一丝人情和温暖,因为这有人在管理。

    等良佑走到楼房门口时,里面走出来了个中年人,看起来应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走起路来健壮有力的,把两旁的杂草带得摇了起来,个子高大说话声音洪亮,让人感觉很温暖却又闪着泪光然而全身上下又透露着一股子戾气,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直径的走出来后对良佑说:一切都准备好了。良佑进去客厅之后,对中年说道慕容叔叔你不用每次都来这里帮我弄这些的,我一个人能弄好的,但是你每次都提前来帮我弄好,要是被慧儿知道了她会不高兴的,我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你的。

    放心吧良佑,你来看慧儿我能不来吗,我来了也闲不住所以你就让我做些我能做的事打发打发时间吧,慧儿不会怪你的,要是慧儿知道你对我这么好,她高兴还来不及喃怎么会怪你。

    公孙良佑和慕容华走到了客厅,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别墅内正对大门的墙面上却设有灵堂,中间上书慕容慧儿几个大字,左右两旁分别写了这样一副对联,“天佑慧儿且当归,慕容求应女儿情”,一看就知道这是慕容华写的,这真让人感叹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这让人很惋惜,正值豆蔻年华的她却遭遇不幸,且痛且悲。

    但是客厅里除了灵堂之外也别无它物连内部装修也跟外部没有多大差别,只是比外面干净了些,就连花圈都没有一个,唯一有的就是良佑拿来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苹果,放在了桌子上当贡品,就连香烛都没有,这让人很奇怪。奇怪的还不止这一点,还有就是字是用粉红色水笔写的看上去还很新,不用说肯定是慕容华刚刚描上去的,还有就是那对联的横幅竟然是七月初七,而今天恰巧也是七月初七。

    这时他们在里面默哀已有十分钟了,公孙良佑突然说话了,慕容叔叔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慕容华说好吧,那你也早点回去。

    当慕容华离开以后,公孙良佑把客厅大门关上以后来到了卫生间,打开了卫生间的一面墙走了下去。原来这个房子另有玄机,怪不得表面看起来这么不堪是为了掩饰地下的东西的。

    其实这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寒冰洞,在多年前被良佑发现并加以改造成了现在的地下室,里面寒冰附体寒气逼人,在零下二三十度,然而对于公孙良佑来说这就跟外面的一样没有认何的不适感。

    他走到了一块水晶石旁边,突然就跪了下来,这水晶石上居然是一个人?但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的气息了,但看上去跟活人又没有人何区别,还是活灵活现的,上面的人肌如白雪,面若桃花,身材高挑,有着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容颜,让人看了不免心动又心痛。

    慧儿,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度过的吗?我好想你。他趴在了慕容慧的身边,聆听着生命的喘息声,和与生命的抗争。他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机会和某一个人的到来,他总是在提醒自己时机未到不能轻易放弃,有一线生机他都会去奋力一争的。

    在那大约过去了五六个小时公孙良佑才醒了过来,他走出了地下室来到外面,才知道天已到黄昏了他锁上了大门,一路从西面的别墅疾驰到了北城郊区的别墅群。

    家里人都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知道良佑会回去的晚,所以一家人都整整齐齐的在客厅等着他回去也包括慕容华,他进门的时候谁都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了话会惹他不高兴,所以都沉默着。直到良佑坐下之后,小小才过来跟他说话,哥哥,好久不见,小小我很想你的,你累吗,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这时良佑笑着说到,你个古灵精怪的每次你都是这一套,你不腻我都腻了,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大家见到他笑了,也就放心了。公孙灵儿走了过来说,你们要是还不饿的话那我可先去吃饭啦,饿死我了。姐姐不行我要先去,他们三姐妹都争先恐后的往楼上跑,在楼下的三位家长也就是良佑的父亲公孙无衍他的母亲上官雨和慕容华的脸色却沉重了起来,同时叹了口气上楼去了。

    在吃饭的时间小小和良佑都打打闹闹的有说有笑的,但是他父亲他们知道良佑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可内心却有着无法言语的痛,在饭席上母亲多次欲言又止,细心的灵儿看出来了,等吃完饭以后她找到母亲想问一问有什么事要跟她们三姐妹说的,毕竟她是大姐那就得挑起家里的大梁来。

    等她走到母亲的房间门口时听到父亲正在跟母亲商量着什么但隔的远又不怎么听得清,好像还有第三个人在里面,应该是慕容叔叔,她在门口听了半天还是没有听到什么,索性就敲门进去问算了,等她进去时空气又突然安静了下了。

    灵儿问道,妈你们在说什么,有什么瞒着我们的,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吗?灵儿啊不是不能对你说而是不能对你弟弟良佑说啊,有人愿意出高价买我们西郊的别墅,所以我们打算把它卖了。这时公孙灵儿也大吃一惊,爸妈难道我们缺钱吗?那块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对良佑有多重要,你们要是把它卖了良佑会跟你们拼命的。慕容华说道,我们不是不知道但也不能一直让他这样颓废下去啊!为了我那已经逝去的女儿不值得啊,他还年轻啊还有大把时光,他以后还要去成家立业的,不能对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去流恋了。

    灵儿说不行,再等一段时间吧让他自己想清楚了在做决定,你们这样对他伤害更大的。

    他们全然不知,灵儿进去没多久良佑就从门口路过而且门还是开着的,他们说的这一切都被良佑听到了,他拿上钥匙急冲冲的就开着车向西郊区而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