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惜惜 - 被宠坏的替身逃跑了_分节阅读_3 被宠坏的替身逃跑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宋云瞧见这么优秀的小伙子,出于本能的一喜,而后一腔热血全部凉了下去。

    顾辞远礼貌又周到的同客人打了声招呼,陪着母亲略坐了一会。

    那一刻,温简不知道为什么,脸就红了。

    顾太太提议让顾辞远带着温简去参加年轻人的聚会,之后他似乎觉着有点不舒坦,到客房休息,再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身上是清爽的,虽然全部的衣裳被脱了干净,但似乎没有粘腻的感觉,明显是被人清理过。

    葡萄庄园的铺天盖地的味道,昭示着赤·裸裸的现实,却至少比一个Omega的发·情期引得方圆几里的Alpha都蠢蠢欲动的诱惑味道要好得多。

    温简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的躺在床上,让他觉得像个荒诞的梦一般不真实,其实从昨晚到现在,他对发生的一切超出想象的事,都如坠梦中......

    他勉强强撑着身子,抖着腿去了浴室,妄图洗掉身上的味道。

    拧开花洒的开关,温热的水流自头顶浇下,温简晕乎站着,头疼欲裂。

    他拼了命的回忆着恍惚间依稀那人的眉眼,浑身包裹在水帘里,晶莹剔透的水珠,抚摸着少年美好躯体上的淡淡红色痕迹。

    温简贴上了瓷砖墙,冰凉让他清醒了几分,被咬破的腺体,泡进水里的感觉,让人下意识闷哼一声,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冰冷的绝望,委实支撑不住这身子。

    他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下滑,就在要摔倒在坚硬的瓷砖上的时候,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腰。

    “简简。”

    有个男人嘴唇覆盖在他的耳边上,嗓音低低哑哑,满是缠绵的意味唤他。

    第4章我会负责的

    顾辞远很喜欢眼前的少年,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只觉着纯情又舒服,长辈们谈话的时候,他垂着眼睛偷偷帮母亲系上了散开的蝴蝶结,一瞬间像是有什么柔软东西砸在了顾辞远心口上。

    那样特殊的手法,总让他想起,许多年前遇到了那个孩子,算算年纪的话,竟也是相当的。

    他喜欢温简床笫之间青涩的回应,像个人的信息素合在一起的时候,浓烈的有种葡萄酒的香气,似醉非醉之间,温简看迷蒙的眼睛是那样的可爱。

    怀里的少年猛然一抖,皱着眉茫然又惊慌失措看他,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的模样惹的心底一跳。

    顾辞远笑笑,忍不住想再度吻了上去,却又怕吓坏了他,只能亲了亲他的额头。

    温水顺着两人头顶淋下,他的手稳稳的扶住温简,手指还记得昨晚上顺着脊骨抚下,之后是尾椎,再往下时候的触感。

    顾辞远落在他额头上的吻,太过炽热,烫的人额头上的那块皮肤发疼。

    温简仿佛被溺在了水底,眼前模糊,呼吸困难,耳膜因为过快的心跳一下下刺痛着疼。

    昨晚上那张模糊的脸,骤然拼凑了出来,他倒抽一口凉气,本能的一把推开了侵犯者。

    顾辞远措手不及撞上了边上的洗手台,手腕上骨头磕碰在冰冷而坚硬的台面上,骤然间疼的厉害。

    “昨晚上,抱歉。”

    顾辞远抿了抿嘴唇,忍着倒抽了口气的感觉,望向温简时眼睛里藏着一点委屈多少让他有些不自在。

    其实温简很清楚,面对一个发·情的Omega,被引诱过来的Alpha控制不住自己,被本能所操控标记了他,这根本不是受理智所控制的。

    浴室里,一时无人言语,水流温和冲刷着少年的身体,他这样赤·裸裸的站在顾辞远面前,强烈的羞耻感逼的人眼圈发红。

    “能陪我洗掉标记吗?”

    “你能嫁给我吗?”

    安静的空间里,这两句话同时响起,四目相对,两人皆愣了神。

    一个光着站在水里,满身的青紫,一个穿着衬衫西裤,被水浸湿后,半透明的贴在皮肤上,也实在不成样子。

    原本处在极度的恐慌和愤怒里的人,在听见顾辞远的那句话之后,才骤然间反映过来,他本能的夹紧双腿,想隐藏掉身上的隐私部位,可这又有什么用的,昨晚上他们......

    顾辞远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一小步,刚刚被他标记过的Omega的玉体就这么横陈在他面前,任何一个年轻气盛的alpha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他极力的隐忍着要喷薄而出的信息素,红着耳朵尖,只敢把眼睛放在温简的稚嫩的脸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